第七七章

  丁字街以西的磚塔胡同,通稱“口袋底”,是內城的一处艷窟。名氣不如八大胡同之響,但狎客的身分大都比在八大胡同尋芳的來得尊貴?!盀懝珷敗惫淌呛揽?,但卻不如“立大人”。

  “立大人”就是慈禧太后面前的紅人,工部侍郎立山。他亦是內務府的漢軍,本姓楊,字豫甫,行四,所以熟人都管他叫“楊四爺”。他當過內務府堂郎中,在修頤和園那幾年,發了大財。起居豪奢,京中無人不知。據說他所蓄的朝珠有三百余掛之多,每天換一掛,可以終年不重復。走馬章臺,揮手千金,視為常事,‘瀾公爺”的身分雖高,談到浪擲缠頭,可就相形見絀了。

  偏偏在口袋底他們所眷的是同一個人,這個來自天津楊柳青的名妓,叫做“綠云”,載瀾結識她在先,而立山后來居上。及至知道是“瀾公爺”的相好,立山倒是有意退讓,無奈綠云本人覺得此勝于彼。她所隸的那個“天喜班”,則從掌班到伙計,更無不以立山為財神爺,如何肯容他跳槽?這天也是天喜班的掌班,派出幾撥人去,在立山常到的幾处“清吟小班”及飯館中搜索,最后是在煤市的泰豐樓截住了立山,硬攔到口袋底。大煙抽到一半,聽得外面在喊:“瀾公爺到!”

  不由得有些著慌。

  “我躲一躲吧!”立山扔下煙枪想起身,“面對面多不好意思?”

  “怕什么?”綠云將他一把推倒,“等我去打發他走?!闭f完,扭著腰便往外走,順手帶上了房門。

  紅姑娘都有幾間屋子,綠云獨占一個院子,南北屋共有六間之多。立山在北屋,載瀾自然被讓到南屋。兩面的陳設差不多,但味道大不一樣,北屋燈火輝煌,南屋則連取暖的火爐都是剛生起來的。載瀾從心里冷到臉上,氣色非常難看。

  綠云見此光景,便回頭罵人:“怎么回事?弄個冷爐子在這里!也沒有人招呼。茶呢?都當瀾公爺脾氣好,就敢這么無禮,不是大年底下,看我不罵好聽的?!?br />
  聽她這一番做作,載瀾的脾氣發不出,憋在心里更覺難受,冷冷地問道:“誰在那面屋子里?”

  “還有誰?是掌班的從泰豐樓把他去截了來的?!本G云嘆口氣,“唉!掌班的也叫事不由己?!?br />
  “什么為難的事?”

  綠云欲語不語地,然后很快地說:“沒有什么!三爺你就別打聽了。那里喝了酒來?”

  “我是從端王府逃席出來的。早知道……,嗐,別說了!”

  “又是什么不痛快?”

  “冰清鬼冷的把我一個人丟在這兒,痛快得了嗎?”

  “我不是在這兒陪你?”綠云一面說,一面將頭扭了過去,坐在炕上,低著頭,抽出拴在玉鐲子上的小手絹在擦眼淚。

  “這就怪了!我又沒有說你什么,你哭個什么勁?”

  “我也不是說三爺說了我什么,我覺得委屈,是自己心里難過?!?br />
  說到這里,只見門簾掀处,前面一個伙計另捧著一具火焰熊熊的白泥爐子來替換,后面一個老妈端個托盤,上面是茶與果碟子。綠云便即起身,親自擺好果碟,將茶捧給載瀾,又端一張凳子擺在火爐旁邊,拖著他換地方坐。

  這一來,載瀾的氣消了一大半,代之而起的是關切。拉著她的手問道:“你什么事不痛快?”

  “三爺,你別問行不行?”

  “為什么?”

  “何苦讓你也不痛快?!?br />
  這一說,載瀾更要問了:“不要紧,你說罷!”

  綠云遲疑了好一會,自己又搬張凳子,挨著載瀾坐下,一面拿火筷子撥火,一面用抑郁的聲音說道:“快年三十了,鋪子里的帳,還不知道怎么搪?”

  聽得這話,載瀾懊悔多此一問。不過,他也是有準備,從靴頁子里掏出一疊銀票來,綠云眼尖,看過去都是小數目,便不作聲。

  “這里三百兩銀子,你先拿著花?!?br />
  “不!三爺,你給得不少了!我不能拿?!?br />
  “嫌少?”

  綠云不答,卻又去掏手絹要擦眼淚。載瀾頗為惶惑,怔怔地看著她,不知道說什么好。

  “三爺,”綠云委屈地說:“你總是不知道我的心?!?br />
  “是啊!我實在有點猜不透?!陛d瀾問道:“不是嫌少,你為什么不拿?”

  “好吧!我拿了就是?!?br />
  等她伸手過去,載瀾卻又不給了,缩一缩手說:“一定有緣故,你說給我聽聽?!?br />
  “我不能說,說了你更會誤會。我又何苦一片好心,到頭來自找沒趣?!?br />
  “這話更奇,簡直猜不透?!?br />
  “好罷,我就實說。三爺,我是在想,年底下你的花銷大,不說別的,只进宫給老佛爺拜一趟年,多少太監伸著手等你?

  既然咱們好,我就不能不替你著想,你口口聲聲說我‘嫌少’,倒象我巴結你三爺,只是為了幾個錢似的,那不屈了我的心?”

  話是好話,聽入耳內,印入心中,卻很不是滋味。堂堂天潢貴胄,近支宗親,只為手頭不寬,竟勞窯姐兒來替他打算!這話要傳出去,還有什么臉見人?

  見他怔怔不語,綠云少不得還要想些話來說,“這幾天我總是在想,年底下你忙,我也忙,我也不是忙,得替掌班的想法子。班子里上下三十口人,鋪子里有兩三千銀子的帳,不找個冤桶來墊底,年三十就過不去,只要一過去了,就該我樂兩天了。過了‘破五’,你帶我上西山,或是什么清靜的地方住幾天,就咱們兩個,爱干什么干什么,那樣子才有點意思?!闭f到這里,她的臉色又轉為抑郁,幽幽地嘆口氣,“這是我心里的話,只怕說了也是白說?!?br />
  “怎么叫白說?”載瀾很認真地,“莫非你想逛一趟西山,我還會不帶你去?”

  “那是過了年的話,眼前你就不肯体諒我,想想真灰心,白好了一場?!?br />
  “我也不知道怎么才叫体諒你?人家占正屋,我在這里將就著,還怎么樣?!?br />
  “喏!你說這話,就是不体諒我??腿艘灿袀€先來后到,人家已經一腳踏了进來,難道我好攆他。而且,我也說過了,只為找個冤桶來墊底。你要是不愿意,我就不過去了,一直在這里陪你!”

  說到這樣的話,載瀾更發不出脾氣。轉念又想:原是來取樂的,何必生閑氣?“君子報仇,三年不晚”,立山總有犯在自己手里的時候,眼前且讓他一步!

  于是他說:“我也不要你一直陪我,可也不能馬上就放你走。只要他耗得住,就讓他等著。我晚上還得上端王府有事,喝幾杯酒就走?!?br />
  “好!我去交代他們?!?br />
  出得南屋,綠云匆匆關照了一番隨即溜回北屋。立山等得不耐要走了,綠云一見,便從老妈子手里奪過他的馬褂,半真半假地說:“四爺,你是大忙人,難得逮住了,可不能放你走!瀾公就要走了。他不知道你在這里,你一出去叫他撞見了,反倒不合適?!?br />
  “不!”立山去奪自己的馬褂,“我真是有事?!?br />
  “好!”綠云將手一松,一轉身坐在椅子上生氣,“你要走了,從此就別來!”

  聽這一說,立山也不知道她是真的生氣,還是有意做作?僵在那里,进退兩難。綠云卻又“撲哧”一聲笑了出來。然后走到他身邊,溫柔地卸下他剛套上身的馬褂,推他到紅木炕床上坐下。

  “你可別偷偷兒溜走!等我一起來吃飯?!闭f完,扭頭就走,掀門簾時又回眸一笑,方始鉆了出去。

  回到南屋,杯盤初具,綠云親自伺候,斟酒布菜,神態非常從容。這讓載瀾也感到輕松了,一連喝了兩杯酒,興致顯得很好。

  “三爺,聽說端王爺的大少爺要當皇上了。是不是?”

  “你聽誰說的?”

  “都這么在說,要換皇上了?!本G云問道,“倒是什么時候換啊?”

  “本來早就換了!”載瀾覺得跟綠云說不清楚,就說清楚了,她也未必懂,所以嘆口氣說:“唉!別提了!總而言之,洋鬼子可恨,非殺不可!”

  “這又跟洋鬼子什么相干?”

  “你不明白!”載瀾搖搖頭,直著脖子灌了一杯酒。

  “其實,當皇上也不見得舒服?!本G云說道:“我聽說皇上住的的方,連窗子紙都是破的,這個天氣可怎么受得了?”

  “這話,”載瀾很注意地問,“你又是聽誰說的?立山?”

  綠云心想,如果不承認,必惹他誤會。剛剛拿他的毛躁脾氣壓下去,再一翻起來,就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敷衍得他出門?倒不如大大方方跟他實說。

  “是啊!聽他說,皇上的窗子紙破了,直往屋子里灌西北風,也沒有人管。還是他帶了人去糊好了的!”

  聽到最后一句,載瀾喜不可言,不自覺地又灌了一杯酒,放下杯子說了句:“痛快!”

  “痛快?”綠云愕然。

  載瀾知道自己失態了,笑笑答說:“我是說這幾杯酒喝得痛快!行了,你陪冤桶去吧!我可要走了?!?br />
  “還早得很嘛!”

  “不,不!不早了?!陛d瀾說道,“等破五過了,我帶你上西山?!?br />
  “破五以前呢?就不來了?”

  “誰說的?大年初一就來開盤子?!?br />
  “好!咱們可是一言為定?!本G云將他丟在桌上的一疊銀票塞到他手里,用極低的聲音說:“開盤子的時候給!給我做個面子?!?br />
  “那么,”載瀾問道,“我在這里的帳呢?”

  “過了年再算。忙什么!”

  “也好!”載瀾抓了幾張票子塞回給綠云,“這算是給你的壓歲錢?!?br />
  “是羅!謝謝三爺的賞!”綠云笑著,裊裊婷婷地蹲下身去請了個安。

  載瀾笑著在她臉上擰了一把,揚著臉大步出門,上路仍回端王府。

  客人大都散了,只有莊王還在。商議如何把義和團弄进京來,讓“老佛爺”也知道那這么一班“扶清滅洋”的義民?正談得起勁,載瀾沖了进來,一进門便嚷:“好個楊四,簡直要造反了!”

  “誰啊?”載漪問道:“你是說立山?!?br />
  “不是這個兔崽子,還有誰?二哥,”載瀾起勁地說:“你知道怎么回事?立山居然帶著人到贏臺,把載湉的窗子紙都糊好了!你看,這個小子混不混?”

  “慢著!是誰放他进瀛臺的?”

  “誰知道?我看沒有人敢放,是他自己亂闖了进去的?!?br />
  “立山住的地方,跟‘北堂’紧挨著,”一向亦頗妒立山豪闊的莊王載勛,乘機落井下石,“聽說他跟洋鬼子常有往來?!?br />
  立山住在西安門大街,靠近西苑的“三座門”外。那一帶在明朝為大內的一部分,北面是武宗自封“總兵”操練禁軍的內教場,南面由西安門往東,鱗次櫛比地十座大庫房,稱為“西什庫”。然后是“酒醋局”,就是立山的住宅,地名一仍其舊。西什庫有座天主教堂,教會中稱為“北堂”,是主教的駐地,亦是京城各天主教堂中最大的一座。立山與北堂并無往來,但奴婢如云,免不了有信教的,也免不了有教士上門,所以載勛有此誤會。

  載漪這一陣子越來越恨洋人,因而一聽載勛的話,便即頓足說道:“好嘛,簡直就是私通外国!可給他一個好看的?!?br />
  ※※※

  第二天是除夕。立山一早进宫,心情閑豫。因為到了大年三十,宫內過年該辦的事,早已辦妥,王公百官,該送禮的,該送“節敬”的,亦都早就送出。這天不過照例到一到,在內務府朝房喝著茶,心里只在盤算,找那些“相公”到家玩個半天?

  盤算已定,正待起身離去,只見一個蘇拉掀簾而入,神色匆遽地說:“立大人,請快上去吧!李總管在找?!?br />
  “喔,”立山一面掏個小銀鏈子遞給蘇拉,一面問道:“你把話說清楚,是老佛爺召見,還是李總管找我?”

  “李總管找,就是因為老佛爺召見?!?br />
  “那就是了。你知道老佛爺這會兒在那兒?”

  “聽說在寧壽宫?!?br />
  這就更不必忙了,寧壽宫近在咫尺,立山從從容容地走了去,一进宫門,便有個李蓮英左右的小太監迎了上來,匆匆說一句:“快點兒吧!老佛爺都等得不耐煩了。立大人,你老可當心一點兒,看樣子老佛爺今兒要鬧脾氣?!?br />
  进去一看,果然,慈禧太后的臉色阴沉沉地,一點都不象要過年的樣子。立山亦不敢多看,跪倒碰頭,口中說道:

  “奴才給老佛爺請安辭歲?!?br />
  “你把頭抬起來,我看看你?!?br />
  立山一聽這話,便知不妙,脾氣是沖著自己來的,只好答聲:“是!”硬著頭皮將臉抬了起來。

  “我看你氣色不壞,該走運了!”

  這又是令人大惑不解的話,立山唯有這樣答說:“全是老佛爺的恩典?!?br />
  “我有什么恩典到你頭上?”慈禧太后冷笑道:“哼!你巴結的好差使!”

  那樁差使巴結錯了?立山一時無法細想,唯有連連碰頭,說一句:“求老佛爺別动氣!那件事辦錯了,奴才馬上改?!?br />
  “誰說你辦錯了?你辦得好,我還得賞你一個差使,專管打掃瀛臺?!?br />
  聽得這一說,立山恍然大悟,是為了帶人替皇帝糊窗紙那件事。他很機警,自知說什么話都是多余的,只舉起雙手,狠狠地打自己的臉,打一下,罵一句:“立山該死!”

  一連打了十幾下,慈禧太后只不開口,立山這時才有些著急,這樣子下去要打到什么時候?自己把一張臉打腫了,大年下又怎么見人?這樣想著,隨即給李蓮英拋過去一個求援的眼色。

  就沒有這個眼色,李蓮英也要為他解圍,但須先窺伺慈禧太后的神色,看她怒氣稍解,方始喝道:“立山,滾出去!”

  聽得一個“滾”字,觸發了立山的靈機,果然就地一滾,就象戲中小猴子在孫悟空面前獻技那樣,滾完了還隨勢磕一個頭,方始急急退出。

  慈禧太后忍不住破顏一笑,算是消了氣了。而立山卻垂頭喪氣,抚摸著火辣辣生疼的臉和手,只想找個地方躲一躲。

  就這時候,李蓮英追了上來,輕聲喚道:“四爺,上我屋里坐去?!?br />
  立山求之不得,跟著李蓮英进了屋,將一頂貂帽取下來往桌上一擺,苦笑著說:“你看,那里來的晦氣?!?br />
  “算了,算了!這還值得氣成這個樣子?”

  “我不氣別的。自覺人緣不錯,打你這兒起,上上下下都還有個照應,就算我那兒不周到,跟我挑明了說,我一定賠不是。大年三十的,何苦暗箭傷人?”

  李蓮英知道他是疑心那個太監告的密,隨即答道:“四爺,那你可是錯怪了人了!我敢保,走得到老佛爺面前的人,沒有一個人說過這話?!?br />
  “那么,是老佛爺自己瞧見了?”

  李蓮英笑了,“這當然不是!”他停了一下說,“四爺,我泄個底給你吧,今兒一早,端王來見過老佛爺了?!?br />
  立山不知端王又何以知道糊窗紙這回事?出宫在車中細細思索,想起自己跟綠云談過此事,于是一下子看透了底蘊,必是綠云嘴快,告訴了載瀾,以致有此一場無妄之災。

  “慢慢!”他掀開車帷吩咐:“到口袋底?!?br />
  到口袋底自然是到天喜班,綠云喜孜孜地將他迎了进去,笑著說道:“紅頂花翎地就來了!看樣子天喜班要走運了!”

  聽得“走運”二字,立山忍不住無名火發,“走你娘的霉運!”罵完,將帽子取下來,重重地摔在桌上。

  “怎么啦?”綠云的臉色都變了,怯怯地問:“四爺,你干嗎生這么大的氣啊?”

  “我不氣,我不氣?!绷⑸降纳駪B忽又變得緩和了,“我是給你送錢來?!?br />
  說送錢來,不是拿她開心的假話,綠云向立山需索兩千銀子過年,他許了今天給她。此時從靴頁取出一疊銀票,抽了兩張捏在手里,不即交出,還有話說。

  “綠云,我問你,瀾公爺給了你多少?”

  “他要給我三百銀子,我沒有要他的?!本G云老實答說。

  “為什么?”

  “我就是不愿要他的錢?!?br />
  立山又問一句:“為什么?”

  “不愿意跟他落交情?!本G云又說,“至于他應該給的局帳,自有掌班跟他去要,反正我不使他一個錢?!?br />
  “你要使誰的呢?”

  “那還用說嗎?”綠云嬌笑著,一只手搭在立山肩上,一只手便去接他的銀票。

  立山拿她的手捏住,“慢點,我會給你?!彼?#25277;了一張“恒”字號的兩千銀票,塞入她袖中,綠云便撳住了他的手,讓他在她袖子里暖手。

  這是如愿以償了,但她一雙眼睛,還在瞟著他的另一張銀票,看數目是一萬銀子,不由得納悶,他又取出來這么一筆巨款干什么?

  “你取把剪子來!”

  “這,”綠云詫異,“干什么?”

  “你取了剪子來,就知道了?!?br />
  于是綠云便到梳妝臺上去找剪刀,立山已將那張銀票,一折再折,折成一長條夹在手指縫中,等從綠云手中接過剪刀,“咔嚓”一聲,將銀票剪成兩截,展開來一看,恰好在“即付庫平紋銀壹萬兩整”那一行字中剪斷,成為左右兩個半張。

  “這給你!”立山遞了半張給她,“如今這一個子兒不值,得兩個半張湊在一起才管用。那一天,給你三百銀子的那個人不再上你門了,我再給你另外半張?!?br />
  白花花一萬兩庫平紋銀,可望而不可即,惹得綠云心里七上八下,痒痒地不安寧。想了一會,脱口說道:“四爺,你把我接回府里,不就一了百了啦嗎?”

  立山有個宗旨,盡管路柳墻花,到处留情,決不采回去供養。當即笑道:“不行!我住的地方叫酒醋局,我太太是個頭號的醋壇子?!?br />
  綠云也約略知道立山的脾氣,料知絕不可強求,便又說道:“我倒也不是貪圖你那一萬銀子,咱們相識到現在,你四爺說什么,我沒有不依的。既然你討厭他,我不理他就是?!?br />
  “那在你自己。不過,你可別給我得罪人?!?br />
  “我知道?!?br />
  “你未見得知道?!绷⑸较肓艘幌抡f,“反正你少多嘴就是了。如今謠言滿天飛,多句嘴就會惹是非。而且不惹則已,一惹必是極大的麻煩。到時候我救不了你,你可別怨我?!?br />
  立山說話,一向帶著笑容,至少也是平平靜靜的,即使剛才罵她“走你娘的霉運”,也只是話難聽,臉色并不難看。唯獨說這番話,是一種嚴重警告的神態,因而將綠云嚇得臉都黄了。

  “四爺,你倒是說的什么呀!怪嚇人的?!?br />
  “大年三十的,我嚇你干什么?”立山站起身來,“你叫人把我的衣包拿來?!?br />
  稍微有點身分的京官,出門必有跟班隨帶衣包,主人如果穿的是官服,衣包中必是便衣,或者雖為便衣,但天時靡常,寒溫不定,亦須視時令另帶增添替換的衣服。但綠云卻認為立山不須用隨帶的衣包,原有便衣留在她那里。

  “來吧!”她幫他將朝珠褪了下來,接著脱去補褂,一面服侍,一面說道:“你還有件狐嵌袍子在這里?!?br />
  “是嗎?我倒記不得了!”

  確有件棗紅緞子面的狐嵌皮袍,還有件貂皮馬褂,只是少一頂帽子,“好在屋子不冷,”綠云說道:“暫時可以不戴!”

  “不,我馬上要走了?!?br />
  綠云頗為意外,“怎么要走了呢?”她問。

  “今兒什么日子?我還不回家?!?br />
  這一說,綠云不能再留他了。喚进他的跟班來,還從衣包中取了頂“兩塊瓦”的水獺皮帽子,親手替他戴上。握著他的手問道:“明天要不要我到府里去拜年?”

  “你這話問得怪?!绷⑸酱鹫f,“那是你的事!你愿意來就來,你不愿來我也不怪你?!?br />
  “我怎么不愿意?只為……,”綠云輕聲說道,“你說四奶奶是個頭號醋壇子,我怕去了碰一鼻子灰。大年初一,那多沒趣?”

  聽這話,立山有些不悅,原來綠云只為她自己怕討沒趣!如果說,她怕她去了,“四奶奶”會跟他打饑荒,那是為他設想,同樣的一句話,說法不同,情意也就大有濃淡之分了。

  因此,他連答她一句話都懶得說,鼻子里哼了一下,似笑非笑地出了房門。綠云趕來相送,怎奈他的步子快,等她走到門口,他已經上車了。

  “四爺,四爺!”

  這時候再喊就嫌晚了!立山喝一聲:“走!”霎時間就出了口袋底。

  可是,他不愿回家?;丶乙矝]事,過年的瑣碎雜務,用不著他料理,只有些告幫的人上門,愁眉苦臉的,看著也不舒服。

  只是不回家又到那里去呢?

  這樣想著,發覺車子已折而向北,是朝回家的路走。便即喊道:“停!停!”

  車子慢了下來,跨轅的跟班側身向里,掀開車帷,等他發話。立山只吩咐向南走。

  向南便是出宣武門到外城,跟班的告訴車仗,只往“八大胡同”就是。這樣一直出了城門,立山才打定主意,隔著車帷,大聲說道:“宏興店!”

  宏興店在楊梅竹斜街,跟班的知道主人要去訪的是個“狀元夫人”。

  “狀元夫人”是個出過洋的名妓,本名曹夢蘭,改名傅鈺蓮,重墮風塵,花名“賽金花”?!盃钤蛉恕彪m是自高身價的標榜,但也不是全無來歷,她的狀元夫婿,就是煙臺負情的洪鈞。

  洪鈞對于聲色之道,另有一種看法。他認為晚年納妾,有名無實,是件愚不可及的事,因此“欲以晚年之事,而在中年行之”,光緒初年當湖北學政時,便托至好物色妾侍,最后選中了一個蘇州山塘的雛妓曹夢蘭。

  到了光緒七年,洪鈞因為老母多病,奏乞“終養”,不久丁憂,服滿起復,仍舊當他的內閣學士。其時他的西北輿地之學,已很有成就,頗得李鴻章的賞識,保他充任出使俄、德、奧、比四国。洪夫人憚于遠行,兼以聽說要跟“紅眉毛、綠眼睛”的“洋鬼子”周旋,一想起來就會心悸,因而叫曹夢蘭“服侍了老爺去”。只是西洋一夫一妻,并無妾侍之說,所以權假誥命,曹夢蘭亦居然“公使夫人”了。

  洪鈞從光緒十三年起到十六年,前后在国外四年。這四年之中的曹夢蘭,有罕有的榮遇,亦有頗招物議的丑聞,洪鈞都忍氣吞聲,飲恨在心。不想,回国以后,在宦途上又幾乎栽了個大跟斗,事起于一張“中俄交界圖”。

  在新疆伊黎之西,科布多之南的帕米爾一帶,中俄的疆界,久不分明。洪鈞講西北輿地之學,最感困擾的就是這一塊地方,不能言其究竟。出使俄国時,有人拿來一張中俄接壤之區的地圖,山川道路,條列分明,洪鈞大喜,出了重價買下來,譯成中文,呈送總理衙門。朝中辦洋務的大員亦很高興,以為從此中俄交涉得有憑借,不至于象過去那樣漫無指歸了。

  及至洪鈞回国,派任總理大臣,與張蔭桓同事。有一天英国公使忽然到總理衙門來質問,中国何以割地數百里與俄国?當事者愕然不知所答。而英国公使所以有此質問,則以俄国想經由帕米爾南窺印度,與英国發生了利害沖突。如果帕米爾仍屬中国,形成緩沖,俄国就不可能有此南侵的便利了。

  等到查明原因,當然要向俄国提出抗議。不料俄国公使取出一張地圖來,說這是中国自己所制的“中俄交界圖”,帕米爾本為俄国疆界。這時洪鈞才知道上了大當,而俄国公使所持有的那張地圖,據說就是張蔭桓所供給。作用就在借刀殺人。虧得那時翁同龢以帝師之尊,隱握政柄,念在同鄉份上,極力為之彌縫。洪鈞雖未得到任何处分,但這口氣始終堵在胸中,兼以房幃之丑,無可奈何,終于郁郁以終了。

  洪鈞一死,曹夢蘭下堂復出,在上海高張艷幟,打出“狀元夫人”的招牌,立刻轟动了十里洋場。

  但是,曹夢蘭雖在勾欄,卻非賣笑,如果是她看不上眼的,那怕如“王公子”一般,“三百兩銀子吃杯香茶就动身”,亦難邀她一盼,若是春心所許,那就不但朝朝暮暮為入幕之賓,“倒貼”亦所不吝。就這樣,不過三年工夫,她從洪家分得的兩萬現銀子,揮霍得一干二凈,手里還有些首飾,是裝點場面必不可少的,再不能倒貼給“吃拖鞋飯”的小白臉了!于是聽從最好的一個手帕交,上?!伴L三”中號稱“四大金剛”之一的金小寶的勸告,決定“開碼頭”。

  南葩北植,首先駐足天津,改了個北方味道的花名“賽金花”,秋娘老去,冶艷入骨,在天津很大紅大紫了一陣??墒?,賽金花意有不足,總覺得既然北上,總得在九陌紅塵的天子腳下闖個“萬兒”出來,才夠味道。因而帶著假母與一個老妈子由天津进京,暫借楊梅竹斜街的宏興店作為香巢。

  這是在胡同里的“清吟小班”與日袋底舊式娼寮之外,別樹一幟,仿佛北道上流娼的做法。京中的豪客不慣于這一套,因而門庭冷落,開銷貼得不少。賽金花心中盤算,得借個因由,才能拿“賽金花”三個字傳出去。有個上海流行的辦法,不妨一試。

  原來上海的風氣,名妓之成名,以勾搭名伶為終南捷徑,每天包一個包廂,最好是靠下場門的“末包”,其次是“九龙口”上面的“頭包”,到得所歡將上場時,盛妝往包廂中一坐,一身耀眼的珠光寶氣,惹得全場側目?!芭踅恰钡囊幘?,早到不妨,但所捧的角色的戲一完,即刻就得離座,所以誰是誰的相好,一望而知,不消半個月的工夫,名妓之名就借名伶之名很快地傳出去了。

  不過,京城里戲園與戲班子,都跟上海不同,難以如法炮制,只能略師其意,變通辦理。計算已定,喚宏興店的伙計劉禿子取張局票來,歪歪扭扭地寫了一行字:

  “英秀堂譚鑫培”,下面自稱“曹老爺”。

  “什么?賽姑娘,你還叫條子嗎?”

  “怎么著?”賽金花反問:“我曹老爺爱這個調調兒,不行嗎?”

  “行,行!”劉禿子知道賽金花脾氣大,嘴上厲害,不敢惹她,敷衍著扭頭就走。

  “慢點,劉禿子!”賽金花喊住他說,“以后別管我叫賽姑娘。難道我不是女的,賽似一個姑娘?”

  “那么,管姑娘叫什么呢?”

  “叫賽二爺好了?!?br />
  “是!賽二爺!”

  ※※※

  “小叫天”譚鑫培托故不至,又叫“老鄉親”孫菊仙,回報是:“不出這種條子?!边@下,賽金花不能不找劉禿子商量了。

  “賽二爺,你叫條子干什么?”

  賽金花不便明言,是要借“條子”的光,只說:“悶得慌,找個人來聊聊?!?br />
  “原來賽二爺是想找個人消遣。那好辦!我給你老保薦一位好不好?”

  賽金花無可無不可地問道:“誰啊?”

  “福壽班的掌班,余老板?!?br />
  此人也是“內廷供奉”的名伶之一,名叫余润卿,號玉琴,小名莊兒,本工武旦,兼唱花旦。賽金花當然亦知其名,點點頭說:“叫來看看!”

  “包你老中意?!眲⒍d子說,“這余老板一身好功夫,一桿梨花枪耍得風雨不透,可真夠瞧的!”

  一面說,一面笑著走了。到柜房上寫好局票,派人送到韓家潭福壽班的“大下处”。余莊兒一看具名“曹老爺”,茫然不復省憶,問宏興店的伙計:“這曹老爺干什么的?”

  宏興店的伙計,為了賽金花叫條子,已經跑了三趟了,如果這一次再落空,還得跑第四趟,所以有意騙他一騙:“是山東來的糧道,闊極了!脾氣也好。余老板,你這就請吧!”

  大年三十,班子里還有許多雜務要他料理,實在不想出這個局。無奈來人一再催促,路又不遠,心想去打個轉也不費什么工夫。果然是個“闊老斗”,便邀了來過年,弄他個一兩千銀子,豈不甚妙?

  這樣一想,便興致勃勃地換了衣服,出門上車,由櫻桃街穿過去,很快地到了宏興店。

  “有位曹老爺住在那兒?”

  “來,來!余老板,”這回是劉禿子招呼,“跟我來?!?br />
  进了賽金花所住的那座院子,他指一指北屋,轉身而去。

  余莊兒穿過天井,上了臺階,照例咳嗽一聲,然后徑自推門而入。北屋是里外兩間,外間客座,里間臥室,從棉門簾中透出陣陣鴉片煙味,不用說“曹老爺”是在里面等。

  等一掀門簾,余莊兒愣住了。那里有什么曹老爺,是個三十左右的艷婦躺在煙盤旁邊。莫非是走錯地方了?這樣想著,趕紧將跨进去的一條腿又缩了回來。

  “玉琴,干嗎走呀?過來!”

  這讓余莊兒更為困惑,站住身子問道:“這是曹老爺的屋子?”

  “是啊!”

  “請問,曹老爺呢?”

  賽金花格格地笑了,笑停了說:“我就是曹老爺。怎么著,你沒有想到吧?”

  余莊兒不答,躊躇了一會,決定留下來。為的是好奇,先要弄清楚這位“曹老爺”是何身分,再要看這位“曹老爺”拿自己怎么樣?

  于是,他笑一笑,在椅子上坐了下來,“真的管你叫曹老爺?”他問。

  “店里叫我賽二爺。我本名叫夢蘭,你就叫我名字好了?!?br />
  一說曹夢蘭,余莊兒想起來了,失聲說道:

  “原來是狀元夫人!”

  賽金花笑笑不答,指一指煙盤對面說:“來,躺著!替我燒一口?!?br />
  “相公”伺候“老斗”,燒煙泡是份內之事。余莊兒心里很不情愿,故意拿北方“優不狎娼”的規矩作借口,歉然笑道:“賽二爺,我們的行規,可不興這個!”

  賽金花一聽就明白了,他是故意倒過來說,心中冷笑:你別昏頭!你當你自己是嫖客?這樣想著,便隨手拉開梳妝臺,兩指拈起一張二十兩的銀票,遞了過去。

  “你這是……?”余莊兒愕然。

  賽金花斜睨微笑,“叫條子不就得開銷嗎?”她說。

  這是很不客氣的話。但余莊兒不敢駁她,京里優不如妓。道光以前,相公見了妓女,得請安叫“姑姑”,如今的規矩雖不似前,但果然認起真來,余莊兒在理上要輸。而況,賽金花此刻又是以“曹老爺”的身分叫條子,情況更自不同。余莊兒無奈,只好道謝接下。

  一接了銀票,便得照伺候老斗的例規行事。余莊兒撩袍上炕,拈起標簽子,燒好一個“黄、松、高”的煙泡,裝上煙斗,然后從袖子里抽出一塊雪白的紡綢手絹,抖開了擦一擦煙嘴,才將煙枪隔著燈遞到賽金花唇邊。

  賽金花并沒有癮,備著煙盤只為待客方便,就是要余莊兒打煙,亦不過借故安排一個同臥并首的機會。因此,幾筒煙一口都沒有吸下肚,喷得滿屋子煙霧騰騰,卻將余莊兒的癮頭勾了起來。

  “你真是糟蹋糧食!”他笑著說。

  “原是抽著好玩!”賽金花問:“你呢?”

  “我是煙嗓?!?br />
  “那,你抽!”

  余莊兒巴不得這一句。用極干凈俐落的手法,一連抽了八筒,不好意思再抽了。

  “你說你是煙嗓,這會過足了癮,唱一段我聽,行不行?”

  “怎么不行?不過,沒有弦子,干唱也不好聽?!?br />
  “那就小嗓子哼一段?!?br />
  余莊兒想了一下說:“我來一段‘醉酒’。這出戲與眾不同,調門要低才夠味?!?br />
  哼了兩句,發了戲癮,余莊兒起身一面唱,一面做身段。一雙眼似張似閉,飄來飄去,刻盡醉酒楊妃的荡漾春心,將賽金花勾得有些失魂落魄了。

  看看是時候了,余莊兒一個反身銜杯的身段,從背后彎過腰去,“噗”地一口吹滅了煙燈。

  ※※※

  從這天起,賽金花跟余莊兒兩三天就得會一次面,每會必得關上好半天的房門。日子一久,梨園中誰都知道,余莊兒做了“狀元夫人”的面首了。

  賽金花一半是喜爱余莊兒矯捷的武旦身段,一半也是有意籠絡,賠身子、賠工夫之外,還賠上了好些銀子。于是余莊兒死心塌地,為她逢人揄揚,其中有兩個他的老斗,被說动了心,都愿一親芳澤。一個與他同姓,名叫余誠格,安徽望江縣人,光緒十五年己丑的翰林,開坊補山東道監察御史才兩年,已經參了好些人。御史除了“彈舉官邪、敷陳治道”的本職以外,各道有不同的職掌,山東道“稽察刑部、太醫院、總督河道、催比五城命盜案牘緝捕之事”,正管著地方治安,所以不但刑部、神機營、步軍統領衙門、大興,宛平兩縣,以及五城兵馬司要買他的帳,連地面上權威赫赫的巡城御史,亦不能不禮讓他三分。因此,八大胡同與所有的戲館、酒樓、旅店,提起“余都老爺”無不畏憚。

  再有一個就是立山。他跟余誠格是所謂“水陸并行”的嫖友,不過平時各挑相好,互不侵犯,這回卻走到一條道兒上來了。當然,在宏興店的余誠格之與立山,猶如在口袋底的載瀾之與立山。不過,賽金花的手腕雖不遜于綠云,無奈筑在宏興店的香巢不如綠云那里寬敞,因此,常有不期而遇的時候。好在,彼此都不愿得罪對方,望影相避,還不致出現過于尷尬的場面。

  ※※※

  這天是余誠格先到。大年三十并無訪艷的興致,是特為躲債來的,不過既然來了,少不得溫存一番。那知就在這時候,立山撞了來,賽金花的假母曹大娘趕紧將他在外間攔住。

  見此光景,立山心里就很不舒服,氣沖沖地問道:“誰在里面?”

  “還不是你老的朋友,余都老爺!”曹大娘低聲說道:“立大人,因為是你老的好朋友,所以我們姑娘……?!?br />
  一語未畢,立山發了旗人的“驃勁”,一拍桌子罵道:“什么混帳王八蛋的狗朋友!大青白日就堂而皇之地來割朋友的靴腰子!有這個情理沒有?”

  曹大娘想不到他發這么大的脾氣,急忙又陪著笑臉說:“只因你老是熟客,不比余都老爺不常來,所以請你老回避他一會,時候還早,回頭再請過來。若說余老要割靴腰子,你老想,我們姑娘肯嗎?”

  激动的立山,心浮氣粗,聽得上半段話,已忍不住盛怒,根本就不會再聽下半段,當時跳了起來,戟指頓足地大罵:“死沒良心的婊子!看我拿片子叫坊官把你們這伙轟出去,不準在京里??!真是好沒良心的王八蛋!”

  這一下不但曹大娘,連劉禿子都嚇壞了,卻又不敢上前去勸,只聽立山一個人敲臺拍凳地大發脾氣。最后,里間門簾一掀,賽金花衣衫整齊地出現了。

  “過年了,干嗎生這么大的氣?”她將立山兩只衣袖按住,“氣出病來,不是叫人干著急!”

  “哼!”立山冷笑一聲,將臉扭了過去。

  “如果我知道你這么爱生氣,早就不理他了!你倒想,他那一點及得上你,那一點叫人看得上眼?我為什么要理他?無非,第一、是你的朋友;第二、今天情形又不同?!?br />
  賽金花一面說,一面觀察立山的臉色,看說到這里,他的眼睛一动,臉微微往回一擺,是“倒要聽聽怎么個不同”的神氣,便知自己的話說對了,正不妨裝個好人。

  “也可憐!”她用同情的語氣說,“看樣子,他是躲債來了。躲債躲到我這里,大概也是無路可走了。我只好陪他聊聊,談點兒西洋的風景,替他解解悶。人都有個僵在那里动彈不得的時候,你讓一步,我自然會想法子叫他走路,這個扣兒不就解開了?”

  立山想想,自己魯莽了些??谥须m不便認錯,臉色卻已大為緩和,正在想“找轍兒”說幾句自己落篷的話,只聽里間“嗆啷啷”一聲暴響,不由得愣住了!

  賽金花見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急急忙忙又去安抚里面。掀簾一看,炕前砸碎了一個茶碗,炕上余都老爺直挺挺地躺著,本來抽大煙抽得發青的臉色,越發可怕。此時曹大娘與劉禿子亦趕了进來,見此光景,面面相覷,不約而同地彎下腰,去撿地上的碎瓷片。

  余誠格就似放了一枚單響的沖天炮,聲勢驚人卻無以為繼。既發不出脾氣,亦不能評什么理,這樣子裝死相給人看,無非落個笑柄,未免窩囊。想到這里,覺得片刻不可留,一骨碌爬了起來,搶起帽子往頭上一套,一溜歪斜地沖了出去。

  誰知掀開簾子,便跟人撞了個滿懷。原來立山疑心余誠格摔茶碗是跟他發脾氣,正走到門邊,拿耳朵貼在板壁上聽,防不到余誠格會沖了出來,真是冤家路狹了。

  當時還是立山機警,“我知道你老哥在這里!”他說,“特地過來奉候?!?br />
  余誠格看了他一眼,一語不發,直往外走,到了柜房前面,才想起該發發威,才能找回面子,于是一路走,一路罵:

  “好大膽子的東西!竟敢窩娼,大概不想過年了!”

  掌柜的大吃一驚。余都老爺的苦頭,雖未吃過,卻曾聽過,路過南城兵馬司,跟所謂“坊官”的兵馬司正副指揮打句官腔:“宏興店窩娼,你們怎么不管?”立刻便有極大的麻煩。

  好得余都老爺發脾氣走了,立大人還在。掌柜趕到后面,一进賽金花的屋子,便向立山跪下,口中說道:“求立大人保全,賞碗飯吃!”

  “怎么回事?”

  “余都老爺臨上車發話,要叫坊官來封店,另外還要辦罪?!?br />
  “辦罪!”立山問道:“什么罪?”

  掌柜的看了賽金花一眼,吞吞吐吐地答說:“反正總不是什么好聽的罪名?!?br />
  這一說立山明白了,心里相當著急。宏興店跟賽金花有麻煩,自己就脱不得身,除夕祭祖只怕都要耽誤了!

  心里著急,口頭卻毫不在乎,“有我,你放心!”立山念頭一轉,想起一個人,頓時愁懷大放,“套我的車,把余莊兒接來?!?br />
  掌柜的奉命唯謹,親自跨轅,坐著立山的車去接余莊兒。歸途中將立、余二人爭風吃醋,殃及池魚的情事,約略說了一遍。余莊兒見是自己惹出來的禍,更怕連帶受累,不敢不用心,一路上默默盤算,打好了一個主意,所以到得宏興店見立山時,神態相當從容。

  “這件事我已經知道了!”他說,“不要紧!大不了晦氣幾百銀子?!?br />
  “是啊!”賽金花插嘴,“老余這個年過不去,有人送他幾百銀子,只怕磕頭都肯?!?br />
  “你也別看得那么容易。這班都老爺真叫是茅房里的石頭,又臭又硬!”立山吩咐:“取個紅封套來!”

  等取來筆硯紅封套,立山親筆寫了“節敬”二字,然后又取一張四百兩的銀票,塞入封袋,遞了給余莊兒。

  “老余住后孫公園安徽會館,近得很,我去去就來?!?br />
  由楊梅竹斜街轉櫻桃斜街,快到盡頭,折往正西,就是后孫公園。余誠格所住的安徽會館,余莊兒是來慣的,一下車便由夹弄走到底,只見院子里站了好些人,都是買賣人打扮,左臂夹個布包,右手打個未點蠟燭的燈籠,是年三十預備徹夜討帳的樣子。

  再往里看,廊沿上聽差跟車伕相對發愣,一見余莊兒不約而同地迎了上來。聽差努一努嘴,又使個眼色,意思是余誠格在屋子里,可別聲張!

  余莊兒點點頭,輕聲問道:“一共該多少帳?”

  “總有七八百。至少也得有一半,才能打發得了這批討債鬼?!?br />
  “不要紧!你告訴他們回頭準有。先去了別家再來,不肯走要坐等的,到門外去等,這么擠在院子里不象樣!”

  聽差知道來了救星,欣然應諾,自去鋪排。余莊兒便上階推門,由堂屋轉往西間臥室,向里望去,但見余誠格正伏案振筆,專心一致地不知在寫些什么?

  余莊兒悄悄掩到他背后,探頭一看,白折子上寫的是:“山東道監察御史臣余誠格跪奏,為大臣品格卑污,行止不端,請立賜罷斥,恭折仰祈圣鑒事,竊查戶部左侍郎,總管內務大臣立山……?!?br />
  看到這里,他一伸手就把白折子搶到手里。余誠格大吃一驚,急急回頭看時,只見余莊兒似笑非笑地瞅著他說:“這是干嗎呀!都是好朋友,你真的好意思參人家?”

  余誠格定定神,意會到了是怎么回事。冷笑一聲說道:“哼!你用不著來替人家做說客。別樣事能依你,這件事斷斷不依!好立山,王八蛋,我參定了他了!”說著跺一跺腳,”一過了破五,我就遞折子!”

  余莊兒又笑了,“你老的火氣真大!”他說,“大概心境不大好?!?br />
  “對!我的心境不好。債主臨門,一來一大群,我的心境怎么好得了?”

  “原來是為這個呀!”余莊兒走過去揭開白洋布窗簾,“你老倒看看?!?br />
  余誠格從紙糊窗子中間嵌著的一方玻璃望出去,院子里空宕宕地,只影俱無,不由得愣住了。

  “那,那些要帳的呢?”

  “要帳的怕你余都老爺發脾氣,全嚇跑了!”余莊兒毫無表情地說。

  這是所謂“阴損”,但余誠格不怒而喜,在余莊兒臉上擰了一把,隨即往外就走。

  “上那兒去?”余莊兒一把拉住他。

  “我去問問,到底怎么回事?”

  “別問了!我來告訴你。你先替我坐下?!彼延嗾\格撳坐在原位,自己拖張凳子在對面坐下,卻不言語,只怔怔地瞅著他。

  “你看什么?”余誠格摸著自己的臉問。

  “余都老爺啊余都老爺,怪不得大家都怕了你們,凡事只講嘔氣,不講情理。人家倒是一番好意,怕你過年過不去,知道你在宏興店,特為親自來送節敬。誰知道你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

  “節敬”二字入耳,余誠格的眼睛一亮。不過,那是未摔茶杯以前的話,如今又不知如何?且等一等再說。

  等的當然是節敬,余莊兒急于回去復了命,好回家過年,無心嘔他,便將紅封套取了出來,一面遞,一面說:“立四爺總算是夠朋友的,特為叫我送了來。不過,余都老爺,如今我倒有點兒顧慮,你老可別害我!”

  “害你?”余誠格茫然不解,“怎么叫害你?”

  “節敬四百兩是我送來,是你親收,沒有第二個看見。你收是收了,過了破五,遞折子參人家,立四爺不會疑心你余都老爺不顧朋友的交情,只當我吞沒了送你的節敬。那一來,不是害了我?”

  “笑話!”余誠格雙手籠在袖中,意態悠閑地說,“我跟他的交情,就算他對不起我,我好意思动他的手?”說到這里,突然想起,很快地伸手出來,一把奪過一直提在余莊兒手中的參立山的折稿,笑笑說道:“我也是坐困愁城,無聊,隨便寫著解悶的,你可別告訴他!”

  “我告訴他干什么?”余莊兒這時才將紅封套交到他手里,站起身來說:“你打發要帳的去吧!他們回頭還會來,我可要回家了?!?br />
  “慢點!”余誠格躊躇了一下說,“立四總算夠朋友,我亦該有點表示吧!你倒替我想想看?!?br />
  “那好辦,一過了破五,你在我那兒請他喝頓酒就是?!?br />
  “對,對!準定這么辦。你先替我約一約他,初七晚上,在你那兒敘一敘?!?br />
  第二天便是光緒二十六年庚子元旦。余誠格特意到立山府上去拜年。主人宫里有差使,不曾回家。余誠格留下一封柬帖,約立山正月初七在余莊兒的下处小酌。

  到了那天,做主人的午飯以前就到了韓家潭余莊兒的下处,不道立山比他到得還早,正在堂屋中做莊推牌九。一見余誠格,放下卷了起來的雪白紡綢的袖頭,拱拱手說:“恭喜!

  恭喜!”

  “恭喜!恭喜!”余誠格說:“那天我到府上拜年去了?!?br />
  “我知道,失迎?!?br />
  “有話回頭再說!”站在左上角替莊家“開配”的余莊兒推一推下門的一個孩子,“起來!讓余老爺坐?!?br />
  余誠格亦好此道,欣然落坐,看一看臺面說:“怎么?還用籌碼?”

  “籌碼是立四爺發的,白送,每人十兩銀子,贏了照兌,輸了怨自己運氣不好。哄孩子的玩意!”

  “那我呢?”

  “你要是小……,”立山本來想開玩笑,說“你要是小兔子,也給十兩?!痹挼娇谶?,想起過年第一次見面,出此惡謔,大非所宜,因而改口說道:“你要是小孩子,我當然也給十兩。

  不過,老余,你不好意思吧?”

  “只要贏錢,也沒有什么不好意思。罷、罷,我不要你的十兩銀子,可也不賭籌碼?‘春天不問路’,我就賭這么一下!”

  說著從身上掏出一把票子,往面前一擺。

  “老余!我勸你押上門,上門活!”

  “不見得!怎么叫‘活抽’呢?”

  “你不信,我跟你另外賭?!?br />
  “好吧!你移上門,我再移下門?!?br />
  “好了!好了!”余莊兒急忙阻止,“就來回倒這么一下好了。不然帳算不清楚?!?br />
  余莊兒是為立山設想,因為明知余誠格罄其所有,都在桌子上,如果額外再賭,輸了還不是哈哈一笑,說一句“回頭再算?!笨墒撬绻A了,立山卻得照付,豈不太冤?

  立山是有名的賭客,當然知道他的用意。只是他另有打算,不便說破。當即撒出骰子去,一個四一個五,是“九自手”,怕余莊兒手快會翻他的牌,趕紧拿第一副搶在手里。

  翻開牌來,上門九點,天門八點。下門是余誠格抓牌,扣著一摸,兩點一個地,心中便是一喜,再一摸,泄了氣,翻開一看是張紅九,只有一點。

  “你看,”余誠格心冷而嘴硬,“擺著是‘下活’的架子,偏說‘上活’!莊家要統賠了?!?br />
  立山微笑不答,也象余誠格那樣扣著摸點子,一張和牌,一張“板凳”,是個八點,賠上門,吃下門。這一把,余誠格輸了面前的注碼,另外還要賠個雙份。

  這把牌出入很大,所以都好奇地盼望著莊家揭牌。尤其是余誠格,深悔魯莽,面前的百把銀子,十之八九保不住了,只怕莊家翻出來的點子不大不小,吃了下門賠上門,如何得了?想到這里,滿心煩躁,將頭上的一頂皮帽子往后一推,腦門上冒熱氣了。

  立山卻偏不翻牌,只說:“開配的,把余老爺的注碼數一數!”

  于是余莊兒將亂糟糟的一堆銀票理齊,點一點數,共計九十八兩銀子。立山笑笑,把自己的那兩張推出去,稀哩嘩啦一攪和,打開面前的護書,隨便抽了一疊銀票,扔向余莊兒。

  這不用說是統賠。余莊兒將一張一百兩的銀票擺在下門,找回二兩,同時交代:“統吃統賠,移注碼不賭輸贏?!?br />
  “不錯,不錯!”余誠格喜出望外地說,“想不到莊家拿了副別十?!?br />
  余莊兒已經料透了,立山是有意如此,深怕余誠格不知情,特意點他一句:“我想是一張人牌一個釘,人釘一正輸你老的地九一。四爺,我猜得對不對?”

  “差不多!”

  這一問一答,余誠格當然明白了,釘子就在上門,配上長三成為釘長九,那里還有第二張釘子?不過心里見情,不便明言,而再賭下去就沒意思了!

  “大家分紅!”他取一張十兩的銀票,交給余莊兒,接著向立山說道:“先吃午飯吧!”

  “我倒不餓。不過可以陪你喝酒,還有些話跟你說?!?br />
  聽得他們這么說,余莊兒便叫收拾賭桌,在堂屋里擺飯,同時先請主客一人到他的“書房”里去坐。

  “豫甫,”余誠格問道,“你說有話跟我說?”

  “不忙!”

  余誠格已聽出來,立山是有求于他,為了表示自己亦很懂交情,便以急人之急的神態說道:“不!有什么事要我辦,先告訴了我。辦完正事,才能開懷暢飲?!?br />
  感于余誠格的誠意,立山便拖張骨牌凳坐近他身邊說道:“提起也是笑話!為了口袋底的綠云,瀾公跟我較上勁了!他是大阿哥的胞叔,自覺身分已非昔比。我呢,實在不愿意找麻煩。不過,亦不能不防。壽平,到那節骨眼兒上,你得助我一臂之力?!?br />
  “那還用說!”余誠格答道,“你說吧!該怎么替你賣力氣?”

  “言重、言重,感激不盡!”立山握著他的手臂說,“你聽我招呼。到時候作興要請你动手參他一家伙,殺殺他的風景?!?br />
  “那容易!請吧,”余誠格說,“喝著酒再說?!?br />
  余誠格將抨擊親貴這件事,看得輕而易舉,立山當然不便再往下談。而且此時也不宜深談此事,喝著酒只談犬馬聲色。

  談到宫里天天傳戲,余誠格突然低聲問道:“豫甫,開年以來,你見了皇上沒有?”

  “怎么沒有見著?今兒還見來的。壽平,”立山反問一句:

  “你怎么想出這么句話來問。必有緣故吧?”

  “我是聽了一件新聞,幾百年不遇的奇聞?!?br />
  一聽這話,余莊兒自然注意,連在一旁伺候的丫頭小廝,也都走近來聽??墒?,余誠格只翻著眼,不開口了。

  “怎么回事?”立山問。

  “這件奇聞,不好亂說?!?br />
  于是余莊兒立即起身,一面大聲吆喝著:“去、去!都出去。躲遠一點兒?!?br />
  “你不要紧!”余誠格一把拉住他。

  等余莊兒坐下,閑人走遠,余誠格才談那件來自湖北的奇聞。

上一章 回目錄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淘宝快3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