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章

  賀壽的戲在未正就散了,這是從來未有過的事,許多人記得,光緒十八、十九兩年太后萬壽,每次都唱七天戲,辰時開鑼,唱到“電氣球”大放光明,總在二十刻左右。有一天甚至到亥時方散,三慶、四喜、春臺、和春、嵩祝五十徽班轮著唱,費時三十一刻之久。

  何以散得這么早?只為慈禧太后的肚子又吃壞了,坐不了多少時候,就要起身“更衣”,一去一來,奉旨入座聽戲的王公大臣跪送跪接,不勝其煩,連慈禧太后自己都覺得好沒意思,因而才傳旨散戲。

  “這干什么呢?”慈禧太后卻又閑得無聊,尤其是在福晉命婦辭宫以后,頗有曲終人散的凄涼。

  誰也無法回答她的話,萬壽正日的下午,自然是聽戲,誰也不曾想到該預備些可供她消遣的玩意,所以面面相覷,都是一臉的尷尬。

  最后是李蓮英出了個主意,“老沸爺不是要照一幅‘行樂圖’嗎?”他說:“照相的伺候了好些日子了?!?br />
  這倒提醒慈禧太后了。前幾天慶王奕劻奏報,普陀峪“萬年吉地”歲修完工,慈禧太后由普陀峪想到普陀山,那是觀音得道之地,便說要扮做觀音大士,照一幅行樂圖。當時說過丟開,如今既有照相的在伺候,何妨就以此消遣?

  “既照相要阳光好,這會兒行嗎?”

  “不相干!在屋子里照,有阳光沒有阳光都一樣?!?br />
  “在屋子里照?”慈禧太后問道:“屋子里那來的紫竹林,那來的九品蓮池?”

  “用砌末!全都預備好了?!?br />
  “好吧!咱們照幾張。怎么個照法?”慈禧太后紧接著說:

  “得要善才龙女,還要個護法的韋陀?!?br />
  “都有了!”李蓮英答說:“四格格扮龙女,奴才妹子扮善才,奴才托老佛爺的洪福,扮一尊韋陀,也沾點兒仙氣?!薄蔷桶绨?!”慈禧太后向榮壽公主笑道:“剛才聽別人唱戲,這會兒我可要扮戲給你們看了?!?#32039;接著笑容一斂,“這可是一件極正經的事,打水來洗手?!?br />
  于是,李蓮英主外,傳照相的來布置“紫竹林”,榮壽公主主內,伺候慈禧太后作僧家裝束,身穿大紅平金的袈裟,頭戴垂著兩條長飄帶的毗盧幅。足踏土黄緞子的云頭履。由于慈禧太后是張長隆臉,扮出來寶相莊嚴,榮壽公主不由得恭維:“活脱兒的觀世音菩薩!”

  善才龙女也扮好了,一個捧凈瓶,一個捧紫金盂,夹輔著“觀世音”來到儀鸞殿以西的慶云堂,只見李蓮英一身紅靠,就象天壽戲中楊小樓在《挑滑車》中所扮演的高寵。

  包括慈禧太后自己在內、看他這副打扮,都忍不住想笑,然而畢竟忍住了。李蓮英自己也有些忍俊不禁,趕紧低著頭,雙手合十,作個致敬的姿態,掩飾他臉上不甚莊重的神色。

  “都預備好了沒有?”

  “預備好了!”

  “是他照嗎?”慈禧指著跪在地上,一個穿藍布夹袍,戴紅纓帽的中年漢子問。

  “是!”李蓮英答說:“他叫佟五,在后門開照相館,是他們這一行的好手,以前也伺候差事的?!?br />
  慈禧太后點點頭,踏入殿內,只見桌椅已經移開,拿戲中的砌末,布置成“紫竹林”的樣子:前面是個蓮葉田,芙蕖出水的池塘,后面襯一大塊景片,畫的萬竿青竹,竹葉上還懸一塊云頭花樣的金漆木牌,上書“普陀山觀音大士”七字。

  “老佛爺請這兒坐!”

  荷池與竹林之間,有個兩尺高的蒲團,李蓮英引著慈禧太后坐下,安排善才龙女站在她右首。他自己在她左前站定,雙手合掌作禮佛之狀,隨即有個小太監捧著“降魔杵”擱在他臂彎中間,越發象個韋陀了。

  于是佟五拿黑布蓋著頭,湊在照相機后面對光、上片,再弄個銅盤,倒上好些白色药粉讓他的伙計捧著,方半跪著回奏:“奏上老佛爺,回頭有一溜極亮的白光,規矩是要有這樣一溜光才能照相。請老佛爺別害怕,也別眨眼?!?br />
  “好了!別羅嗦了!”李蓮英呵斥著:“老佛爺又不是頭一回照相?!?br />
  于是拿紙煤點燃药粉,一道白光過处,“普陀山觀音大士”已攝入相機。佟五怕不保險,要求再照一張,慈禧太后也答應了。

  就這一番折騰,消磨了半個下午,慈禧太后回到寢宫,問李蓮英:“什么時候可以看照片啊?”

  “今晚上就能看。不過,晚上送不进來?!?br />
  “那,”慈禧太后說道:“今晚上你回家去吧!明兒一早就把照片帶來?!?br />
  “是!”李蓮英退了出來,匆匆忙忙地趕著宫門下鑰之前,離了西苑。

  這下,太監之中,便數崔玉貴為首。只要李蓮英不在,他就格外顯得賣力,幾乎寸步不離慈禧太后左右。到得上了燈,照例是看奏折的時候,崔玉貴把伺候筆墨的小太監支使開,一個人在書桌旁照料。

  這天的奏折很多,到二更天才看完,崔玉貴換了茶,絞上一把熱毛巾,慈禧太后擦了臉,覺得精神一振,有了胃口,便即問道:“有什么吃的?”

  “熬的香粳米粥,蒸的栗子面的小窩頭,有錦州新进到的醬菜?!?br />
  “好!擺吧!”

  于是一聲招呼,很快地抬上兩張食桌,小太監都知道崔玉貴喜歡一個人在慈禧面前當差,所以將食桌安排停當,不待吩咐,便都悄悄退了出去。

  “這兩天外面可有什么新聞沒有?”慈禧太后一面吃粥一面問。

  ‘有是有,奴才可不敢說?!?br />
  慈禧太后想了想說:“必是議論皇上的???”

  崔玉貴故意遲疑了一下,才輕輕答一聲:“是!”

  “怎么說?”

  “都說皇上的病,怕是,怕是不好。萬一有個……?!?br />
  “萬一怎么樣?”

  “萬一出了大事,又得老佛爺操心?!贝抻褓F說:“這都是私下在談的話?!?br />
  “自然是私下談,還能公然議論嗎?”慈禧太后又問:“你還聽見些什么?”

  “再就是胡猜?!贝抻褓F囁嚅著說。

  “胡猜?”慈禧太后把金鑲的牙筷放了下來,很注意地問:

  “猜什么?是猜誰該當皇上?”

  崔玉貴面現驚惶,偷覷了覷,方始吃力地答一聲:“是!”

  “怎么說呢?”慈禧太后又把筷子拿了起來,眼也不看他,而且是信口而問的聲音。

  “奴才不敢說?!?br />
  “不要紧!只當聊天?!?br />
  “有人說,再立一位皇上,得要一上來就能辦事的,免得老佛爺操心。說是什么‘国賴長君’?!?br />
  “不錯,有這話!”慈禧太后怕崔玉貴不敢惹是非,不肯再往下說,聲音越發柔和了,“他們提了名字沒有,誰是一上來就能辦事的?”

  “有人說,伦貝子合適;有人說,小恭王不錯;還有人說,振大爺也可以當皇上?!?br />
  慈禧太后把這三個人的名字,紧記在心,隨又問道:“還提了別人沒有?”

  “奴才只聽人提過這三個名字?!?br />
  “是誰提的啊?”

  崔玉貴就怕問到這句話!他本是以意為之,借此作一試探,希望能從慈禧太后口中探知屬意之人,趁早燒燒冷灶。那知試探沒有結果,自己最害怕的事卻出現了!只好跪了下來說:“圣明不過老佛爺,信口胡說的話,作不得準?!?br />
  慈禧太后知道,逼急了,崔玉貴會胡攀,而且一定要追問來源,讓人存了戒心,以后就不容易聽到新聞了。因而付之一笑,說一聲:“起來吧!你只聽見什么,擱在肚子里就是?!?br />
  同樣地,慈禧太后也是將這些帝位誰屬的揣測,放在心里,一個人默默地作打算。溥偉、溥伦都不足為憂,倒是擁立載振之說,她覺得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如果自己要有所舉动,這一點不可不防。

  事情是很明白的,如果擁立載振,必出于袁世凱的主謀,而袁世凱所恃者,無非北洋新軍。駐扎在南苑的第六鎮,可能會成心腹之患,首當下手。

  于是,慈禧太后特意召見陸部尚書兼第一鎮統制鐵良。第二天便由鐵良下令,以演習行軍為名,將第六鎮與駐易州淶水的第一鎮,對調駐防。接著,又有一個機會可以遣開慶王奕劻,理藩部尚書達壽,赍呈達賴喇嘛所送的一尊佛像,據說將這尊佛像供奉在普陀峪“萬年吉地”的地宫,可以祓除不祥,益增圣壽。慈禧太后決定命奕劻去干這個差使。

  “普陀峪的工程要驗收,這尊佛像也要送去安置?!贝褥笳f:“派別人去我不放心,你辛苦一趟吧!”

  奕劻大感意外,也大感為難,很委婉地說:“如今皇太后、皇上都是圣躬違和,奴才似乎不宜離京?!?br />
  “怕什么!這兩天我不見得就會死!”話一出口,慈禧太后自覺過于負氣,因而又放緩了聲音說:“今天我覺得好多了!

  無論如何,你要照我的話辦?!?br />
  這還能說什么?奕劻只有答應一聲:“是!”下一天,十月十四一早动身出京。

  慈禧太后估計奕劻此去東陵,一往一復,加上安置佛像,驗收工程,總得十天工夫。有此十天,大事可定,但在詔告天下之前,應該想法子能讓臣下見皇帝一面,親眼看到皇帝奄奄一息的病容,覺得她早擇繼統之人,確是明智之舉。

  可是,皇帝是不是真的奄奄一息呢?慈禧太后特為派人去探視,得到的回奏是:從十月十一開始,皇帝的病又添了幾分,瘦得很厲害,氣色極壞,已經七、八天沒有大解,肝火極旺。

  是這副模樣,不妨讓臣下看一看。于是十月十六日一早,她告訴李蓮英說:“你叫人傳話給軍機,今天在瀛臺召見,我順便看看皇上去?!?br />
  等李蓮英派人傳了懿旨,軍機大臣無不覺得事不尋常,紛紛揣測慈禧太后此舉的用意。張之洞一向以調和兩宫自任,凡事往好处去想,“沒有別的!慈圣不放心皇上的病,親臨探視,順便就在瀛臺召見?!彼f:“母慈子孝,但愿歲歲年年如今日!”

  袁世凱在心里冷笑,拿起這天召見的名單來看,第一個便是他的舊部,新任直隸提學使傅增湘,于是悄悄溜了出來,在走廊上招招手將貼身聽差喚來,低聲囑咐:“快去請傅大人來!”

  這傅增湘字沅叔,四川江安人,戊戌那年點的翰林,未曾散館,便逢庚子那場天翻地覆的禍亂,避地天津,入了北洋幕府,與嚴修一起為袁世凱辦學務,在天津以興辦女學校聞名。這年九月間奉旨簡授直隸提學使,開辦京師女子師范學堂,決定親自到浙江去招生,动身之前,奉旨陛見請訓。此時正在勤政殿外待命,忽然得到消息,說在瀛臺召見,不由得大起恐慌。原來殿廷大小廣狹,寶座安設之处,各各不同,进殿以后,應該怎么走,到什么地方止步,朝那個方向跪下,事先都要打聽明白,不然就會失儀。如今改了地方,對瀛臺的格局布置,一無所悉,真不知該怎么應付了!

  因此,聽說袁世凱相邀,請教有人,正中下懷,傅增湘隨即疾步而去。

  到得軍機直廬,袁世凱還守在走廊上,望影趨迎,脱略禮節,開門見山的低聲說道:“沅叔!半個月了,除了請脈的醫生以外,外廷臣子你是第一個能見皇上的人,圣躬如何,務必請你細心觀察?!?br />
  “宫保,”傅增湘皺著眉回答說:“只怕我自顧不暇。召見之地是怎么個樣子,茫然不知,深懼失儀,顧不到宫保交代的話,如之奈何?”

  “瀛臺我亦沒有到過。不過,你不必過慮,我教你一個訣竅,一进殿先不忙舉步,站定了看一看清楚,把心定下來,就不會出岔子了?!?br />
  “是!”

  “請吧!只怕在叫起了?!?br />
  果然,到得原处,正好蘇拉來叫。于是由勤政殿前的朝房出德昌門,往南過橋,便到了三面臨水的瀛臺。這是一個總名,其實瀛臺地方亦很大,樓閣參差,掩映于高槐大柳之間,傅增湘跟蘇拉來到一处北向的敞廈,藍地金字的匾額,大書“香扆殿”三字,又看到走廊上站著內務府大臣奎俊,知道是他帶班,疾行兩步請了一個安。

  “不忙!”奎俊向東面三間指一指,“皇太后在看皇上,還沒有升殿?!?br />
  聽得這一說,傅增湘心便定了,低聲問道:“皇上的病勢怎么樣?”

  “只會重,不會輕?!笨∷坪醪辉付嗾?,紧接著說:“你別分心!趁著這會兒多想一想,太后會問點什么?”說完,便挪动腳步,往東面走了過去。

  不一會,遙遙望見太監往來,作警戒之狀,然后,奎俊走過來招招手,傅增湘便跟著他进了殿。照袁世凱的吩咐,先站定腳看,正中御案,兩宫并坐,太后坐得很端正,皇帝是左手扶著桌沿,右臂靠在桌上,仿佛很吃力似的。

  傅增湘看清楚了位置,往前走了三四走,跪下來高聲說道:“臣傅增湘恭請皇太后、皇上圣安!”

  接著便免冠碰頭,行完禮戴上暖帽,起身往前走了幾步,重復跪下,靜候垂詢。

  “你在北洋辦女學堂!”慈禧太后音吐朗朗地問道:“聽說成效很好。你辦過多少女學堂?”

  “臣在天津辦過三处女學,又辦了女小學八处?!?br />
  “辦過女子師范學堂沒有?”

  “辦了一所北洋女子師范學堂。第一期是去年年底畢業的,一共七十八個學生,分發到各省擔任女學教習?!?br />
  “興女學我也很贊成。不過女學生規矩頂要紧,務必要整齊嚴肅?!?br />
  “是!”傅增湘答說:“臣辦女學對這一層格外留心,內外界限很嚴,挑選的教習,都是老成端謹的飽學之士?!?br />
  “這才是!”慈禧太后紧接著問:“京師辦女子師范,有些什么功課?”

  “有教育、修身、家政、国文、史地、算術、理科、手工、圖畫、体操、音樂、唱歌、東文、英文等等,一共十四科?!?br />
  “學科自然要以中国學問為重,洋文、算學不過稍求新知識,并未嘗有什么大用处,体操、音樂雖說可以鍛煉身体、陶冶性情,究竟不過聊備一格。功課的輕重本末,你一定要留心?!?br />
  “是!”

  “學生是在那里招?”

  “各省都要招。不過,以江浙為主,江浙人文薈萃之區,識字有學問的女子比較多?!?br />
  “預備招多大年紀的呢?”

  “女子師范畢業生,將來派任女學教員,程度要好,年齡不宜過輕,預備招考二十歲到三十歲,德性純淑,文字清順的女子?!?br />
  “都是沒有出閣的女孩子嗎?”

  “是!”傅增湘說:“年輕居孀,沒有子女之累的,亦擬酌量錄取?!?br />
  “在學堂得念幾年?”

  “五年?!?br />
  “二十歲上學,念五年畢業,就是二十五歲了!再教三、五年,不就成了老姑娘了?”慈禧太后接著說:“興女學可也不能耽誤人家的終身大事!這一層,你們該想到?!?br />
  傅增湘在心里說聲慚愧,辦了好幾年的女學,居然就不曾想到這一層!當時只好硬著頭皮答說:“圣慮極是。招生章程,實有未妥,容臣回去籌思以后,另行奏聞請旨?!?br />
  “我想有那已經出閣的,志切向學,翁姑丈夫也贊成,不妨也讓她們來投考?!?br />
  “是!”

  這時候皇帝已支持不住了,兩只手扶在桌上,俯身向前說道:“你跪安吧!”

  就這樣突出不意地結束了陛見。傅增湘出了西苑,方始想起袁世凱所托之事,趕紧趁記憶猶新之時,將所見的皇帝的容顏聲音回想了一遍。进城休息了一會,去看袁世凱復命。

  “皇上的氣色很壞,聲音微弱,体力不充?!备翟鱿嬲f:

  “兩頰發紅,這是潮熱,皇上的肺恐怕不大好?!?br />
  “你是說,皇上有癆???”

  “這可不敢說?!备翟鱿婕泵β暶鳎骸拔也贿^胡猜而已?!?br />
  “太后呢?問了你一些什么?”

  “太后精神很好,音吐朗然,問了很多話……?!备翟鱿鎸⒋褥髮ε訋煼秾W堂的意見,細細說了一遍。

  “‘女子無才便是德’這句話,如今用不著了!這些秀出身的女學生,標梅期過,眼高于頂,照我看,將來都是一品夫人,不過,只能做人家的填房?!痹绖P忽然說道:“沅叔,你的學生之中,肯就私人西席的有沒有?”

  “這……,”傅增湘一時想不起,含混答說:“想來應該有的?!?br />
  “那就托你物色一位?!痹绖P說:“有兩個小妾,忽然想念書,大的兩個小女又想上學堂,內人很古板,不愿年輕女子拋頭露面。我想在令高足之中聘一位女師傅,主持舍間的家塾,不知可有適當的人選沒有?”

  聽說是袁家聘女西席,傅增湘格外重視,因為此人所予袁世凱的觀感,足以代表自己這幾年在北洋的成就。于是一面思索,一面問:“在宫保心目中,要怎么樣的人,才算適當?”

  “第一,品德賢淑;第二,容貌舉止要大方;第三,要能循循善诱。至于有多少學問,倒不關重要,兩個小妾等于蒙童,兩個小女,也不過高小畢業的程度,一定可以教得了的?!?br />
  “是!”傅增湘突然想起一個人,欣然說道:“有個學生,倒還適合。姓周,叫周砥,字道如。她是優等第一名,學業不算太好……?!?br />
  “怎么?”袁世凱打斷他的話問:“優等第一名還不算太好?”

  “優等之上,還有最優等?!备翟鱿嫘?#36947;:“實在說,優等就是二等?!?br />
  “二等第一名也不錯。這個人怎么樣?”

  “這個人就如宫保所說,性情賢淑,舉止大方,教法很好,循循善诱?!?br />
  “喔,是那里人?”

  “江蘇宜興?!?br />
  “宜興周家,想來是周延儒之后?”

  “是的?!备翟鱿婵丛绖P臉色有異,怕他嫌周砥是奸臣之后,便加了一句:“畢竟出身世家,那種林下風范,在她同學中無人可及?!?br />
  “那好!”袁世凱問道:“人在那里?”

  “就在京里。照定章師范畢業,應該任小學教員三年,周砥愿意留京,如今在東城一所女子小學任教。等這一學年滿了,就府上的館就是?!?br />
  “就這樣,就這樣!我先下聘書,”袁世凱想了一下說:

  “想送她兩千兩銀子一年的束修,不為太菲吧?”

  “很優厚了!”傅增湘說:“不過相府館穀,自然不同?!?br />
  “倒是有件事,很費周章,請西席不可失禮,如今是女西席,照理說,應該內人親自去致意,無奈內人拙于應酬,又沒有人可以代她,這……?”

  見袁世凱如此尊師,傅增湘頗為感动,人家尊敬他的學生,他不能貶低學生的身價,以為招之即來,無須講什么禮節。至于敦聘西席倒也不必分什么男女,如果袁世凱不便親自去訪晤周砥,很可以由子侄代替。

  這就自然而然地想到了袁世凱的次子克文,隨即答說:“宫保若以為師道尊嚴,不妨交代豹岑去致送關書,倒很合適?!?br />
  袁世凱想了一下,點點頭說:“待以師禮,原不必分什么男女,準定照尊意辦,請為先容,等說定了,我叫小兒去送關書?!?br />
  傅增湘第二天就要趕回天津,同時覺得以老師的身分,可以命令周砥,無須先征求他的意見,因而這樣答說:“事情我可以作主,如果宫保決定了,今天就可以把這件事辦妥當?!?br />
  “那好!”袁世凱吩咐聽差,“看二爺在不在?”

  聽差答應著去了。不多一會將袁克文帶來,他穿一件藍湖縐的襯絨袍子,里面是一條白紡綢的單裤,見了傅增湘,作個揖喊一聲:“沅叔!”

  當下由袁世凱說知究竟,吩咐寫一通關書,帳房里支兩千銀子,隨著傅增湘去訪周砥,當面致聘。

  “是!”袁克文轉臉問道:“沅叔,是不是此刻就陪你走?”

  “我明天早車回天津,很想今天就把這件事料理開?!?br />
  “好!我馬上去預備?!?br />
  這是叱嗟立辦的事,袁世凱跟傅增湘談載澤跟盛宣懷如何相結,還只說到一半,袁克文已經去而復返了。

  于是袁世凱中止了,匆匆結束了這個話題,拱拱手說:

  “偏勞了!請吧!”

  “理當效勞!”傅增湘轉臉看袁克文,只是套上一件馬褂,便即問道:“這會兒好象變天了,西風大起。豹岑,你穿一條紡綢,不會受涼吧?”

  “慣了!數九寒天,都是這樣子?!?br />
  “我真佩服你!”傅增湘笑道:“這也是時世妝?!?br />
  ※※※

  到了東城第一女子小學,校長聽說是提學使跟“袁二公子”聯袂駕臨,大為紧張。趕紧迎了出來,又要校役搖鈴,召集教職員來迎接,讓傅增湘攔住了。

  “不必驚动大家!”他說:“只請周砥來見一見?!?br />
  “正在上課,我派人去通知她?!?br />
  “不必!不必!正好看看她,怎么教學生。請帶路,我們到她課堂外面看看?!?br />
  “是!”那個六十歲的老校長,傴著腰親自帶路。

  由一道角門出去,进入另一個院子,立即便聽得琴聲悠揚,等他們走近了,從窗子里望进去,只見一條苗條的背影,坐在風琴后面,一面按琴,一面唱歌,清亮的嗓子,咬的字眼很準。袁克文頗曉音律,很快地就聽出來,唱的是:“四千余載女界冥,大冪忽開新,彬彬文教啟宏宇,惠茲鸞鳳群。海內英媛萃一堂,洪爐大化鈞。畫荻課兒,焚裘訓子,無比陶熔深。二十世紀天演烈,坤維憑誰振?一人能醒百人覺,由來師道尊。天下之大匹婦責,斯責踰千鈞,今日桃李,他時蘭芷,珍重百年身?!?br />
  歌聲甫終,鈴聲已起,周砥起身,方始發現窗外有人,又驚又喜的叫一聲:“老師!”隨即恭恭敬敬地一鞠躬。

  “你先下了課,請到校長室來?!?br />
  “是!”周砥這時才發覺,傅增湘身后還有個年輕男子,驟視之下,面目看不甚清楚,只覺得瀟灑非凡,想多看一眼,卻又不敢。就這轉念之際,想看亦只能看到背影了。

  于是下了課,挾著唱歌本往校長室走去,將到門口,忽然情怯,仿佛覺得有什么不妥似的。放慢了腳步細想了一會,終于想起,一手的粉筆灰,未免顯得狼狽。

  因此,她掉身移步,先到教員休息室,洗了手又攬鏡自顧,鬢腳有些毛了,粉也不勻,于是取出隨身所攜的粉盒與小牙梳,修飾得自覺可以見得人了,方又撣一撣衣服,到校長室去見老師。

  一进了屋子,袁克文首先站了起來,退后一步,垂手肅立,而且微微俯著頭。周砥出身世家,深諳禮數,看他如此恭敬,完全是迎接尊長的神態,不由得大為訝異。

  “道如,”傅增湘便為她引見:“這是袁宫保的第二位少君?!?br />
  周砥又驚又喜,頓時眼中發亮。久聞袁克文是少年名士,為丁日昌之子丁惠康,吳長慶之子吳保初以來,又一位不帶絲毫塵俗之氣的貴公子,怪不得這樣子飄逸不群,真正名不虛傳。

  在她還在矜持微笑之際,袁克文已經作了一個揖,口中喊道“周老師!”

  “寒云公子,不敢當!”周砥從從容容,襝袵還禮。

  “道如,”傅增湘又說:“袁宫保想請你當西席,我已經替你答應下來了。袁宫保本想親來致聘,我想那亦可以不必,有豹岑世兄代表,也是一樣?!?br />
  “老師,”周砥有些惶恐,“只怕我不能勝任?!?br />
  “也不致于不能勝任?!备翟鱿嬗终f:“你們校長也已經答應了,教到放了寒假,讓你去就袁家的館。豹岑世兄已把關書帶來了?!?br />
  于是袁克文拿起手邊拜匣說道:“克文奉家父家母之命,敬迓魚軒!”說完,將拜匣高舉齊眉,待周砥來接。

  “竟不容我作個考慮!”周砥看著傅增湘,臉有欲辭不可的為難神色,“老師,我實在惶恐得很?!?br />
  “你接下來吧!”傅增湘說:“你能畢業,也是拜受袁宫保在北洋興學之惠,你就接了關書吧!”

  “老師這么說,我更無可辭?!敝茼妻D身用雙手接過拜匣,向袁克文說:“寒云公子,我就恭敬不如從命?!?br />
  “言重,言重!”袁克文在這片刻之間,覺得周砥秀外惠中,大有好感,便向傅增湘說:“沅叔,家母有話,家塾不比正式學堂,似乎不必拘定限期,倘或周老師起居不便,不如早早就館,好讓舍妹早沐春風。至于正式開課,不妨延到開年?!?br />
  “道如,你看怎么樣?”傅增湘不知袁克文是矯傳母命,便即勸她說:“即然宫保夫人有此一番好意,我看你就照辦吧!

  袁府上的起居飲食,到底要舒服得多?!?br />
  “是!我聽老師的吩咐?!?br />
  “那么,請周老師定個日子,好派人過來伺候移居?!?br />
  “這,”周砥答說:“我想先拜見了令堂再定吧!”

  “是!”袁克文問:“明天派車來接?”

  “不必,不必!”周砥又要求老師了:“我想請老師帶我去見宫保夫人?!?br />
  “這可不行!我明天一早就得回天津?!备翟鱿娲鹫f:“其實,豹岑世兄來接也是一樣?!?br />
  周砥點點頭,又說:“提起來冒昧,我還不知道,我是跟那幾位在一起切磋?”

  “是我的兩位庶母,兩個舍妹?!痹宋恼f:“內人說不定也要跟老師請教?!?br />
  周砥頗有意外之感,“原來還有兩位姨太太!”她說:“忝居師座,怎么好意思?!?br />
  “那亦無所謂?!备翟鱿嬲f:“兩位姨太太,只怕年紀還沒有你大?!?br />
  “是的?!痹宋拇鹫f:“一位是六庶母,今年十八;一位是七庶母更小,只有十六歲?!彼樋谟謫枺骸爸芾蠋煼箭g是?”

  周砥臉一紅,旋即正色答道:“我今年二十?!?br />
  “那比我大一歲?!?br />
  原來才十九歲!不知娶親了沒有?一念未畢,立即想起,他曾說過“內人也要請教”的話,隨又自責,言猶在耳,何以就想不起?而紧接著又生警惕,自己平時不是這樣子的,為何此刻有神魂顛倒的模樣?

  想到這里,覺察到自己臉上發熱,怕人家已經看出來了!心里一急,越發忸怩不安。傅增湘看在眼里大為詫異,但不暇細思其故,只覺得是該走的時候了。

  等他站起身來,袁克文搶在前面說道:“該告辭了!明天下午派車來接周老師,如何?”

  “明天下午沒有課?!?br />
  “好!一言為定?!痹宋挠窒蛐iL拱拱手,跟著傅增湘一起辭去。

  校長自然要送,周砥也要送時,傅增湘攔住她說:“你就留步吧?!?br />
  “老師來了,怎可不送?!?br />
  其時天色驟變,北風大作,袁克文那件薄薄的襯絨袍子,下擺飄拂,露出里面雪白的一條紡綢單裤,為人詫作奇裝異服。周砥真想問一聲:“你倒不冷?”但隨又自責:“吹皺一池春水,干卿底事?”

  ※※※

  袁世凱一到西苑,便有親信軍機章京來密報:也許是昨天受了寒的緣故,慈禧太后的病情突變,萎頓異常,至天明尚未起床。這是儀鸞殿寢宫的消息,絕對可靠。

  果然,到得七點多鐘,內奏事处的太監來傳旨:所有的“起”全“撤”。軍機处如有必須即時裁決的大事,寫奏片上呈。

  “呂用賓請脈,不是很有效驗嗎?何以又生反復?”張之洞神色憂戚地說:“此事所關不細,得要問一問?!?br />
  要問只有找內務府大臣,增崇、奎俊、繼祿、景灃都被請了來談話。據繼祿所知,慈禧太后一直很任性,也一直很自信,自認体氣極健,視“河魚之疾”為不足憂的小病,所以只要稍微好一點便不肯“忌口”,油膩生冷,雜然并进。這一次來勢很兇,只怕在床上要躺些日子。

  “召醫了沒有呢?”張之洞問。

  “是呂用賓請的脈?!崩^祿說道:“方子跟以前沒有什么大改动,這會兒正在煎药,看服了怎么說?!?br />
  “皇上的病也不好!”常川照料瀛臺的增崇說:“大概也是受了寒的緣故?!?br />
  “怎么個不好?”袁世凱問。

  “很難說。連頭班的醫生都說不上來?!痹龀绾艹粤Φ卮?#36947;:“反正看著神氣不大對?!?br />
  “不是說,頭班的药,毫無效驗?為什么不換?”張之洞又說:“當初分為三班,言明兩月一轮,那是八月初的話,照算不也應該換班了嗎?”

  增崇不答,其余的三大臣亦裝作未聞似的,沒有一個人答腔。

  局面有些僵了,最后是世續開的口:“就換班也得先奏聞皇太后,我倒提過,有人說皇太后這一向身子也不好,別煩她了,所以……?!彼麤]有再說下去。

  “有人”是誰呢?張之洞心里在問,口中也不作聲了。這一次是袁世凱打破了沉默:“是不是把慶王請回來?”他問。

  “這也得跟皇太后請旨?!笔览m說道:“慶王這趟去,不是別樣差使?!?br />
  袁世凱也省悟了,奕劻是去驗收“萬年吉地”供奉佛像,這個差使重要無比,說要把他追回來,必然惹得慈禧太后發怒,所以趕紧自己把話收回:“對!對!決不能多此一舉?!?br />
  “四位先請吧!”張之洞說:“此刻只有出之以鎮靜,不過要偏勞各位,務必隨時聯絡?!闭f著,他向內務府四大臣拱拱手,表示重重拜托。

  等他們一走,載灃問道:“咱們是不是也要留守?如果住在這里,得趁早派人回家取鋪蓋?!?br />
  大家都覺他的話可笑?!盎丶胰′伾w”是件什么大事,還值得特為說出來?世續對這班少年親貴,向來有點倚老賣老,便不客氣地碰了回去:“王爺別為這個煩心,反正凍不著你!”

  “內里要紧,外頭的觀感也不能不顧。倘無必要,還是不必住在這里?!睆堉?#27934;說:“否則消息一傳,人心會起恐慌?!?br />
  “是,是!”袁世凱立即附議:“我看,到下午再說吧!”

  于是軍機五大臣,枯守以待,到得中午,內務府大臣來傳懿旨:“宗室覺羅孤寡及八旗綠步各營兵丁,加賞半月錢糧?!边@一下有事可做了,一面頒上諭明發,一面通知度支部尚書載澤來商談,這加賞的半月錢糧需款若干,從何而出?就此時又有懿旨:“加恩所發半個月錢糧,由內幫發給?!边@就是慈禧太后动用私房,加惠八旗孤寡,目的是在祈福消災,正可以反證她自己都覺得病勢不妙。

  不久蘇拉來報,載澤已經回府。好在款項已有著落,載澤來不來都不生關系,辦好上諭亦不必再讓病中的慈禧太后過目,徑自咨請內閣明發。

  其時已下午三點多鐘,張之洞正在詢問宫中的情形如何?倘或慈禧太后病勢已見緩和,不妨散值。那知增崇匆匆忙忙趕了來說:“皇上自己覺得很不好,把我找了去,問我怎么辦?

  我只好來跟王爺、中堂請示?!?br />
  他的話一完,張之洞立即問道:“是怎么個不好?!?br />
  “皇上說氣喘乏力,仿佛大限將到?!?br />
  “你看呢?”

  “我看,是有點危險?!?br />
  “那就趕紧召醫啊!”

  “是!我就是來請示,該怎么找他們?”

  這一說,世續首先聽懂了,當即說道:“原是頭班請脈,如果另換二班、三班,要先奏明皇太后,時間上怕來不及?!?br />
  “那就奏明皇太后好了?!陛d灃說道:“耽誤可耽誤不得?!?br />
  “既然不能耽誤,索性先召醫!”張之洞作了決定:“隨后再寫個奏片,送請慈覽?!?br />
  “這樣最好!”增崇又問:“是不是全班都召?!?br />
  “只要于病有益,不妨全都召?!?br />
  “多一個人看好些!”說著,增崇匆匆而去。

  一回到內務府,增崇叫人派車,分頭去接。住在楊梅竹斜街斌升店的杜鐘駿,剛吃完晚飯,聽說皇帝病重,連洗臉都顧不得,上車就走。到得前門,只見有個骑馬的太監來催,杜鐘駿越發擔心,同時已頗困惑,兩個多月未見皇帝的面,只聽說皇帝雖不見好,亦不見壞,不知何以忽然會病重?

  到了內府公所,只見二班的周景燾,剛剛請脈下來,只說得一聲:“病勢很重!”杜鐘駿還想再問,增崇已在一疊連聲地催了。

  于是急步趕到瀛臺寢宫?;实圩谕忾g的炕上,左手托腮,右手放在炕桌上,愁眉苦臉地一語不發。

  杜鐘駿亦顧不得發問,跪在墊子上切脈,脈象动而細,中氣不足,肝中亦似乎有病。

  “怎么樣?”皇帝一張口,氣味很重,他用帶哭的聲音說:“頭班的药,吃了一點用处都沒有!問他們,他們又沒有一句決斷的。你有什么法子救我?”

  “臣兩個月沒有請過脈?!倍喷婒E問道:“皇上大便如何?”

  “九天沒有大解了!痰多氣急,心里發空?!?br />
  “皇上的病,實實虛虛,心空氣怯,當用人參;痰多便秘,當用枳實,但卻難著手,待臣下去細細斟酌?!?br />
  “你務必要用心開方!”皇帝的哭聲又出現了:“我服你的药原很對勁,以后改了轮班,也不知道誰的主意,把你派到三班。你總要好好救我一救!”

  “是!”杜鐘駿心里酸酸地,低著頭說:“臣一定盡心盡力?!?br />
  退出瀛臺,轉到軍機章京的直廬去開方子,內務府四大臣都在那里坐等。杜鐘駿費了好些時候,才得完工。繼祿一看脈案,不由得大吃一驚。

  “你說‘實實虛虛,恐有猝脱’,這樣寫法不怕皇上害怕嗎?”

  “皇上的病,不出四天,必有危險。我进京以后,不能醫好皇上,已很慚愧,到了病壞還看不出,何以自解?”杜鐘駿突然氣涌心促,異常激动地說:“你們叫我不要這樣子寫,原無不可!不過以后變出非常,我得預先聲明,我不能負責?!?br />
  “他說得有理?!笨〗涌谡f道:“我們也不能負責的,不如問問上頭,看他們怎么說?!?br />
  “他們”是指軍機大臣還在秉燭以待。等杜鐘駿把他先前的那番話說明以后,醇王看一看張之洞說:“我們知道就好了,不必寫吧!”

  杜鐘駿點一點頭,只語不發,回到原处重新開了張方子,將脈案中“實實虛虛,恐有猝脱”八個字刪掉。

  回到斌升店已經二更時分,杜鐘駿由于第二天一大早仍須进宫,不能不早早上床,但心事如潮,輾轉反側,無法入夢。這樣子過了有個把鐘頭,忽然聽得房門聲響,一驚問道:

  “誰?”

  “老爺,是我!”是他的聽差杜升,捻亮了燈,到床前揭開帳子說道:“掌柜來說,有極要紧的事,要見老爺!”

  杜鐘駿既驚且疑,不過沒有不見之理,便即說道:“好!

  讓他进來?!?br />
  等他披衣起床,斌升店的趙掌柜已經踏了进來,先請個安道歉:“這么晚了,把你老從炕上驚吵了起來,真是不該!不過,我也是身不由己?!彼ど蟽刹降吐曊f道:“有個太監是熟人,無論如何要見杜老爺,我怎么說,他也不肯走。請杜老爺就見一見他吧?”

  “這可不行!”杜鐘駿的語氣很嚴峻:“除非他是公事來傳話,我不能私下見他!而況是深夜,而況……?!彼X得不必再多說,所以把話咽住。

  趙掌柜欲言又止地,終于儼然而退,但很快地又來叩門。

  杜鐘駿從門縫里看清楚,只有他一個人,方始開門放他进來。

  “杜老爺,”掌柜是萬般無奈的神色:“他要我來請問你老一句話?!?br />
  “什么話?”

  “他說,杜老爺进宫請脈,是不是說過,萬歲爺不出四日,必有危險?”

  一聽這話,杜鐘駿勃然色變,“這個太監是什么人?”他問:“是誰叫他來問這話的?”

  “這個太監,”趙掌柜聲音極低,但神色很嚴重,“是崔二總管手下的人?!?br />
  杜鐘駿也知道崔玉貴如今的權勢已駕乎李蓮英之上,本來還想將來人怒斥一頓,此時不由得氣餒了。

  “杜老爺,”趙掌柜又說:“你跟我說了,我跟他說,我會關照他不能到处亂說。這個人我很熟,我有把握?!?br />
  杜鐘駿紧咬著嘴唇想了好一會才作了決定,真話說一半,“四天”的話決不能承認?!盎噬系牟『苤?,有點危險了?!彼f:“不過,我沒說過什么四天之內,必有危險。醫生能決人生死,道是活不過幾天,無非說說而已,誰也沒有那么大的本事!”

  “是!我就把杜老爺的話告訴他?!?br />
  杜鐘駿點點頭,等他快出房門時,突然喊道:“趙掌柜,你把他打發走了,請你再回來,我還有話問你?!?br />
  趙掌柜答應著走了,約莫一盞茶的工夫,去而復回,一手提著一壺茶,一手托著兩枚烤白薯,很客氣地說:“杜老爺怕是餓了,粗點心,墊墊饑?!?br />
  “多謝,不餓?!倍喷婒E問:“人走了?”

  “走了?!?br />
  “說什么了沒有?”

  “讓我謝謝杜老爺?!?br />
  “這個人,”杜鐘駿問:“是在太后宫里的?”

  “也算是太后宫里的?!?br />
  “怎么叫‘也算’?”

  “他是跑腿兒的。不過崔二總管相信他,有要紧事兒,也常派他辦?!?br />
  “那么,他今天來,自然是崔玉貴叫他來的?!倍喷婒E問:

  “他可曾告訴你,崔玉貴為什么要問這句話?”

  “沒有。他不會告訴我的?!?br />
  “你不是說跟他很熟嗎?”

  “是的。熟歸熟,有出入的話,他也不肯亂說。來了海闊天空聊一陣,無非都是些宫里的笑話?!?br />
  “宫里的笑話?”杜鐘駿說:“你倒講點給我聽!”

  “是!”趙掌柜一面為他斟茶,一面想,斟到一半,突然想起似的問:“杜老爺跟江蘇來的陳大夫很熟吧?”

  “你是說陳蓮舫?”杜鐘駿搖搖頭:“不熟,不熟!”

  “那么,陳大夫在皇上面前碰了大釘子,總聽說了?”

  “不知道啊!我沒聽說。我只聽人說,皇上不大賞識他,碰了大釘子是怎么回事?”杜鐘駿說:“我們在宫里,都是極小心的,一步路不敢亂走,一句話不敢亂說。所知道的事,也許還沒有你們多?!?br />
  “那倒也是實話。我們小買賣人,一輩子也別想到宫里去見識見識。不過太監跟內務府的老爺們,認識得很多,宫里的事聽也聽膩了。今年春天,有位蘇州的曹老爺,也是陳抚臺薦來的,有天聽了我的話,第二天就告假,臨走給我作個大揖,說我救了他一條命。這位曹老爺倒是很見機?!?br />
  一聽這話,杜鐘駿大感關切。他知道,在他沒有到京以前,江蘇巡抚陳啟泰薦過一個名醫曹智涵,到京不久,便即請假回籍,隨即稱病辭差。陳啟泰托人多方關說,答應他每月津貼“公費”兩千銀子,而曹智涵不為所动,說來有些不近情理。如今聽了趙掌柜的話,才知道別有內幕,久存的疑團可以打破了。

  于是他急急問道:“趙掌柜你說了點什么話,能讓他立刻請假回蘇州,而且認為你是救了他一條命?”

  “我也無意中聽來的。有天一個太監跟我說,‘曹大夫的醫道不錯,皇上很肯服他的药,服了也有效驗。不過,曹大夫快要倒霉了!’我覺得奇怪,怎么醫道好,皇上服他的药有效,反而要倒霉了呢?那太監笑笑不肯講其中的緣故,只說‘他的脈切得好,就會派他在皇上左右伺候著,不放他出宫,那時候就倒大霉了!睡覺吃飯沒人管,一步不準亂走,活活餓死了他?!?br />
  聽到這里,杜鐘駿毛發悚然,不由得打了個寒噤,強自笑道:“原來如此!倒真是你救了他一命?!?br />
  “說實話,杜老爺?!壁w掌柜平靜地說:“當初你搬到我斌升店,聽說兩月一轮,你老派在三班,要四個月以后才會进宫請脈,我就沒有告訴你這話。先叨光你老四個月的房飯錢再說。如今,是不要紧了!”

  “怎么?”杜鐘駿趕紧追問:“何以見得我不要紧?”

  “你老不是說,皇上的病危險了嗎?皇上危險,替皇上瞧病的大夫就不危險!”

  杜鐘駿恍然大悟。心中萬感交集,真有悔此一行之感。趙掌柜看他有異,很知趣地起身告辭,杜鐘駿卻不放他走,“談談,談談!”他說,“你沒告訴我陳大夫是怎么碰了大釘子?!?br />
  于是趙掌柜又坐下來談陳蓮舫。據說他頭一天請脈,便受詰責,第二天請脈時,皇帝把他的药方發了下來,上面批了十二個字“名醫伎倆,不過如此,可慨也夫!”

  “聽太監們說,皇上自己也常??瘁t書,俗語說的‘久病成醫’,皇上也懂醫道了。有一天把自己的病情寫了張單子,等陳大夫開了药方,皇上把他叫去,拿自己開的單子跟脈案一對,完全是兩碼事。當下便拿陳大夫狗血喷頭訓了一頓。不過,還沒有今天下午碰的釘子大!今天下午,皇上把陳大夫的药方擲在他臉上,還說了句‘我的病都誤在你手里,死了也饒不了你們!’”

  聽了這段新聞,杜鐘駿別有意會,陳蓮舫畢竟把太醫院得罪了。當六名御醫請脈之初,宫內曾交下太醫院為皇帝所開的药方兩百多張,脈案前后矛盾,莫衷一是,固非深于醫理者不辨,但論用药,凡是稍知醫道的,即能指出謬誤。既用性熱的干姜、附子,又用性寒的羚羊、石膏,一會用大黄、枳實攻,一會又用人參、紫河車補,應有盡有,無所不備。這兩百多劑药虧得皇帝是挑著服,倘或盡數服下,早就不治了。

  這些話,見機的人只是腹非而已,陳蓮舫曾打算上奏痛論一番,后來聽人相勸,打消了原意。不過偶爾也發發牢骚,必是太醫院的人聽到了,在皇帝面前不知說了他什么壞話,以致大碰釘子。

  “杜老爺,”趙掌柜問說:“我有點納悶,陳大夫也是名醫,莫非連皇上的什么病都瞧不出來?”

  “那決不至于?!?br />
  “既然不至于,可又怎么老碰釘子?莫非是怯場,一見了皇上,把他的本事嚇回去了?”

  “這也不會?!倍喷婒E答說:“大概他也知道,給皇上請脈,只有壞处,沒有好处,故意這樣子,為的是希望皇上不找他,就可以回家?!?br />
  “是!”趙掌柜深深點頭:“大概他回家也快了!”

  杜鐘駿懂得他的意思,龙馭上賓,各省所薦的醫生,自然各自回鄉。处分是決不會有,可是下詔征醫,結果是將應該治好的“今上”搞成一位“大行皇帝”,不但于心不甘,更怕一回家鄉,笑罵都來,日子很不好過。

  因此,輾轉中宵,始終不能入夢,到得四更時分,起早趕路的旅客,嘈雜不堪,越發令人心煩。杜鐘駿索性就不睡了,漱洗早餐,衣冠整齊地坐等內務府派人來接。

  ※※※

  “皇上怎么樣?”明知是多余的,杜鐘駿仍舊問了出來。

  “仍舊是那樣子?!崩^祿答說:“倘或一下子變好了,反倒是不好了!”

  這話初聽不可解,細想才明白,他是在說“一下變好”必是“回光反照”,已入“大漸”之時。

  “皇上今兒不能起床了……?!?br />
  繼祿一語未畢,自己停止,臉望窗外,杜鐘駿也向外望,只見世續匆匆而來,手里持著一張紙,一进門便說:“有朱諭,你們都看一看?!?br />
  此非宣諭,禮數不妨馬虎,增崇站得近,接過朱諭看了一遍說:“內務府的人決不敢,既有朱諭,就再切切實實告訴他們就是?!?br />
  “對了!不但要切實告訴他們,還得切實稽查。這件事關系既大,一點兒都不能疏忽?!?br />
  這時朱諭已到了繼祿手中,杜鐘駿探頭望去,看得很清楚,寫的是:“皇帝病重,不許以丸药私进。如有进者,設有變动,惟进药之人是問!”

  “是了!”繼祿將朱諭還給世續,望一望增崇,提出建議:

  “中堂,我看皇上寢宫將加派護軍看守?!?br />
  “不好!不好!瞧著不成樣子?!笔览m說道:“你們只多派得力可靠的人,暗中留意就可以了!”

  其實已將近午,瀛臺方始傳旨請脈,呂用賓與施煥在儀鸞殿為慈禧太后看病,所以杜鐘駿與周景燾臨時湊成一班,但請脈時仍是個別入內,杜鐘駿在先,周景燾在后。

  請脈仍在左首那間屋子,也仍是靠窗的那張炕床上,不過前一天還能起坐,這天是睡在炕上,旁邊站著一個三十多歲的太監,薄棉袍外面套一件藍色寧綢的背心,神色很平靜,毫無憂戚之容。

  皇帝先是朝里睡著的,太監略略提高了聲音說道:“杜大夫來給萬歲請脈?!?br />
  于是皇帝很吃力地翻過身來,杜鐘駿跪下行了禮,抬頭望去,只見皇帝的臉色發黑,雙眼失神,看了杜鐘駿一眼,將頭轉了過去,把一只手伸出來,杜鐘駿拿一卷書卷起來將他的手腕墊穩了,開始診脈。

  脈象更不好了,疾勁而細,心跳得很快,但已有衰竭之勢。另一只手在炕床里面,診按不便,實在也就無須再診了。

  “皇上大解了沒有?”杜鐘駿問那太監。

  “沒有?!?br />
  “进了什么食物?”

  “什么都不想进,只想喝水?!?br />
  “晚上睡得好不好?”

  “那睡得著啊?”那太監的語氣,似乎覺得他問得好笑。

  這就不必再問了,杜鐘駿磕一個頭,起身退出。與周景燾會合在一起,默默地回到內務府公所。

  “怎么樣?”奎俊迎上來問。

  “毫無轉機!”杜鐘駿率直答說。

  “周老爺看呢?”

  “很難了!”周景燾大為搖頭。

  “那就請開方子吧?!?br />
  方子很難開,但不能不開。杜鐘駿將前一天軍機大臣的話,告訴周景燾說:“照實而書,一定又要拿回來改,寫得輕了,關系太重,擔當不起,老兄有何高見?”

  “我不怕麻煩,寧愿軍機那里通不過拿回來改。至于老兄,既然昨天已由醇王關照不必寫,就不必自己再找麻煩,照上一張方子,拿語氣稍為加重一點就是了?!?br />
  “正是,正是!高明之至?!倍喷婒E完全接受他的建議,將方子開好,送到內務府公所。

  這時呂用賓與施煥,已由儀鸞殿請脈回來,內務府三大臣一齊迎了上去,似乎是有意要避開閑人似的,將呂用賓與施煥擁到一邊,而且交談的聲音不大,杜鐘駿聽不清他們說些什么,但可猜想到,必是詢問慈禧太后的病勢,而且還可以從久談不休這一點上,推知病勢棘手。

  ※※※

  由于兩宫的病勢增重,軍機大臣都是心事重重,袁世凱尤為苦悶。他一生遭遇無數風波,但不管如何困難,總有辦法可以拿得出來,唯獨這一次一籌莫展。

  這是因為忌諱太多。說慈禧太后的病情可慮,固是忌諱,打聽太后與皇帝的病,孰輕孰重,更是忌諱!

  再有一重忌諱是滿漢之間的界限。從戊戌政變以后,彼此的猜忌益深,新官制一出,平空裁減了好些卿貳大員的缺,更使得爭權奪利益為激烈。如今的風氣是,親貴排斥宗室,宗室排斥八旗,八旗排斥漢人。天下不但是爱新覺羅的天下,甚至只是宣宗一系的天下。如果皇帝駕崩,大位誰屬,是近支親貴們的家務,與漢人無關,甚至亦與遠支宗室無關。所以軍機大臣中,鹿傳霖對此漠不關心,張之洞最識忌諱,有意避而不談,于是袁世凱想談亦無可與談了。

  可談的只有一個半人,一個是慶王奕劻,半個是世續。但與半個的世續談,自然無法談得太深,他們只有一個相同的看法,不論如何,得趕快請奕劻回京。

  這有兩個辦法,一個是作為軍機公議,請醇王寫信通知奕劻,一個是私下密函奕劻,當作是他自己回京復命。袁世凱正在小書房中考慮該采取那個辦法時,聽差來報,屈庭桂求見。

  可想而知的,必是有宫中的消息相告,袁世凱便吩咐:

  “請到這里來?!?br />
  下人自然都遠遠回避,屈庭桂還不放心,向窗外看了又看,確定并無隔墻之耳,方始說道:“宫保,我看皇上怕是中毒了!”

  袁世凱大吃一驚,望著他好半晌,才問一句:“你看到了什么?”

  “我是下午到瀛臺請脈的,皇上滿床亂滾,一看見便嚷‘肚子疼得了不得!’皇上的病象,心跳、面黑、神衰、舌苔焦黄、便秘、夜里不能睡,這些都跟從前一樣,何以忽然肚子疼得如此!照病理來說,是不會有這樣情形的?!?br />
  “那么,照你看,是中的什么毒?”

  “不知道!宫里的‘壽药房’跟內務府的顏料庫,有許多明朝留下來的毒药、怪药,誰也搞不清楚?!鼻ス鹩终f:“我又不能詳細檢驗,或者問一問,皇上吃了什么?拿剩下的東西去化驗。只好說‘拿橡皮袋灌上熱水,在肚子上敷烫,可以減痛?!掚m如此,也不知道照此辦了沒有,皇上宫里,根本就沒人管?!?br />
  “唉!”袁世凱嘆口氣:“皇上當到這個樣,實在替他不甘心?!?br />
  “皇上的病,本來是不要紧的,不過療養很要紧!誰知名為皇上,比窮家小戶都不如,病情明里減一分,暗中添了兩分,以至于越來越壞。中醫說皇上只有幾天了,這話我們做西醫的不能同意,皇上的病是慢性病,西醫總有法子讓他多活幾天??墒钦战裉爝@個樣子,我們西醫也無能為力了。我今天來稟明宫保,明天不能再进宫請脈了?!?br />
  “我知道了?!痹绖P神色莊重地說:“我們為臣子者,盡心盡力而已!力已盡到,問心無愧,你也不必難過!”

  等屈庭桂辭去,袁世凱重新回想他所說的話,不能不懷疑,皇帝是中了毒。但細細想去又不無疑問,既然杜鐘駿已下了斷語,“不出四日,必有危險”,則又何須下毒?下毒的人又是誰呢?

  他在想,決不會是李蓮英?;实酃芾钌徲?#21483;“諳達”,視同教“国語”、教骑射的滿洲大臣,如果他是為了保富貴,反倒寧愿皇帝健在,等慈禧太后駕崩,皇帝順理成章地收回大權,他必定還是象庚子以前那樣,地位在崔玉貴以上的名副其實的總管。而且,慈禧太后亦深知李蓮英,這幾年頗為衛護皇帝,即令有非常的舉动,亦不會將這個差使交結李蓮英。

  念頭轉到這里,自然而然地想到了崔玉貴。事情很明顯地擺在那里,非楊即墨!不過,是他自己下手的,還出于慈禧太后的指使,卻很難說。

  再深一層去想,又可以確定,不會是慈禧太后的指使。因為杜鐘駿的話,必有人奏上慈闈,乃是必然之事。既然皇帝的大限已到,何必再做這種讓自己至死良心不安的事?同時他又想到,慈禧太后何以忽然有那樣一通“不許以丸药私进”,“設有變动,惟进药之人是問”的朱諭?看來象是有人进過“獻药”之計,為慈禧太后所絕不能同意,因而有此嚴諭。

  然則疑問又來了!回到最先的疑問上,何以此人就等不得四天,非要將皇帝弄死不可?

  這個疑團壓在袁世凱頭上,使他無法睡得寧帖,直到丑末寅初,是平時該起身上朝的時候,忽然一驚而醒,大徹大悟,慈禧太后自己還以為皇帝一定死在她生前,而左右侍從,必已從醫生那里得到警告,慈禧太后朝不保夕,很可能先皇帝而崩!

  想到這里,袁世凱自己嚇出一身冷汗,因為他的处境跟崔玉貴一樣,都是皇帝必殺之人。說不定此刻慈禧太后已經奄奄一息,宫中亂作一團。果然如此,自己該作何打算,已到了非認真考慮不可的時候了。

  于是,他咳嗽一聲,等五姨太驚醒,要招呼睡在后房的丫頭进來伺候時,他迫不及待的說:“先叫人把電話本子拿來!”

  所謂“電話本子”是宫中來了電話的記錄。李蓮英、崔玉貴、小德張以及敬事房、奏事处都裝得有電話,宫中倘或“出大事”,或者兩宫大漸,固有消息傳來,就是病勢稍有變动,崔、張兩人亦會通知。他急于要看記錄,就是要了解兩宫的病情。

  取記錄來看,只有奏事处的一個電話,說并無折子發下來,可知慈禧太后已到了無法批閱奏折的程度了。

  這時袁世凱稍微定心些了,因而仍如往日時刻上朝。到得西苑軍機直廬,只見醇王載灃與世續亦是剛到,不及寒暄,先問兩宫病情。

  “皇上恐怕是不成了!”世續當著載灃毫不忌諱地說:“皇太后亦很危險。時至今日,我可得說一句,怕是到了決大疑、定大計的時候了?!?br />
  “皇太后怎么樣?”

  “我也說不上來。反正腸胃虛弱極了,什么都不受,一夜起來數十遍,好人都會折騰得不成人形,何況是七十多歲的老太太!”

  正在談著,蘇拉在外面一掀門簾,一面通報:“張中堂到!”

  張中堂神采奕奕,而細看卻似虛火上升,进門拱拱手,坐下來說道:“昨兒看了一夜的《藝術典》,越看越糊涂!”

  大家都不知道《藝術典》是什么,載灃則連這三個字都沒有聽清楚,率直問道:“香濤,你說看什么看了一夜?”

  張之洞看大家都是困擾的神情,只好說明白些:“是《圖書集成》里面的《藝術典》,??瘁t部,始終也沒看出個究竟來?!?br />
  話仍舊不甚明白,但聽的人都懂了,他大概是想了解兩宫的病情,看看到底要不要紧,有什么驗方可用。于是,袁世凱說:“照世中堂說,情形很不好,到了該當有預備的時候了。中堂看,該怎么辦?”

  “等滋軒來了,大家一起商量?!?br />
  鹿傳霖這天請假,世續說道:“不必等了,滋軒今也鬧肚子,派人來通知,不能到班?!?br />
  “我看等把慶邸請回來!”張之洞說:“到底是他掌樞?!?br />
  “我亦云然!”袁世凱點點頭。

  載灃還在躊躇,世續出了個主意:“咱們上儀鸞殿,在寢宫方面問安。順便探探皇太后的意思,諸公看怎么樣?”

  “這倒也使得,不過得先派人进去問一聲?!?br />
  “到了那里再問好了?!?br />
  于是一行四人,到了中海,入來薰門便是儀鸞殿,慈禧太后的寢宫在北面的福昌殿,到得此处,早有蘇拉进去通知,李蓮英一面吩咐宫女回避,一面迎了出來,逐一請安,动問來意。

  “來給皇太后請安!”張之洞問:“想來好一點了?”

  “怕難!”

  “這會兒呢?”張之洞又問:“精神如何?”

  “早上總比較好一點兒?!崩钌徲?#32039;接著說:“王爺跟各位大人,想必有話?我請大格格到床面前代奏?!?br />
  “不!”載灃另有意見:“你請大格格跟皇后商量,我們的意思,想把慶王請回來,看合適不合適?!?br />
  “皇后去伺候皇上了,不在這里?!?br />
  這可是絕大的新聞,皇帝與皇后一年說不上十句話,平日望影互避,此刻卻說去伺候湯药,豈不可怪!

  當然,誰也不肯道破自己的感想,李蓮英卻又說話了:“我看去請慶王回京這件事,王爺跟各位大人可以作主?!彼f:“如果一定要請旨,還是得大格格代奏?!?br />
  “就請大格格代奏吧!”世續代表回答。

  于是,李蓮英一哈腰,轉身而去。過了好久,方始回來答復:“老佛爺說‘好!還得快?!彼虼纪蹩戳艘谎?,似乎想說什么,但終于還是沉默。

  “那好!”張之洞說:“馬上派專差下去?!?br />
  “要快,”袁世凱說:“可以打電報!”

  “啊,啊,不錯!”

  正當大家要轉身離去時,李蓮英拉著世續說道:“世中堂,請慢走一步,我有話跟你老回?!?br />
  “你說吧!”

  “這兩天是要紧關頭,”李蓮英等別人都走了,才放低聲音說:“崔玉貴忽然要告幾天假,說是跟皇后回過了。既然皇后準了,誰也不能攔他。不過,如今的情形不同,萬一出了什么事,我一個人可照應不過來。我想求世中堂派人跟崔玉貴去說,能銷假就銷了假吧!”

  “還有這么一回事,我倒不知道?!笔览m問道:“他是那天告的假?”

  “前天?!?br />
  “好!我派人跟他去說?!笔览m又問:“上頭的病,到底怎么樣?”

  “是說老佛爺?”

  “是啊!”世續也是極低的聲音:“你只跟我一個人說!到底怎么回事,大家也好有個預備?!?br />
  “不行了!那面跟這面,”李蓮英向外面指了又向里面指:

  “都是一兩天事!”

  世續好半晌作聲不得,最后問一句:“怎么皇后忽然上瀛臺去了呢?”

  “非皇后親去守著不可!”李蓮英說:“夫妻一場嘛!送個終也是應該的?!?br />
  李蓮英的聲音很怪,仿佛要掩飾哽咽,所以語音完全變過了。世續突然打了個寒噤,掉頭就走。

上一章 回目錄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淘宝快3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