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浮沉(八)

  “仲坚,先生也是為這些人著想!”宇文士及一邊替元務本解釋,一邊向李旭連連搖頭。

  “哼!”李旭冷哼了一聲,轉身去檢視安慰自家傷號,心里的感覺比吃了一百只蒼蠅還難受。對于元務本于戰敗后表現出來的冷靜與勇氣,他很是佩服。但此人視百姓如芻狗的態度,卻實在招人討厭。在旭子眼里,那些俘虜雖然勇氣差了些,戰斗力也十分薄弱,但都是些像舅舅張寶生那樣老實巴交的無辜百姓。若不是楊玄感、元務本等人野心太大,此刻這些俘虜還好好地在家種田耍子,誰會跑來做掉腦袋的買賣!

  眼下戰敗了,元務本還擺出一幅高高在上的圣人姿態,仿佛他自己可以承擔下一切責任,憑借勇氣和智慧能為治下“群氓”謀得一條活路。卻不想想如果不是他們幾個為了虛名和貪念,連鎧甲和兵器都沒有就敢倉卒起事,那些人怎會落到如此境地!

  雄武營其他將領對元務本也沒有什么好感,見李旭來檢視戰果,立刻故意提高了嗓門?!盎胤A將軍,我軍陣亡兩百一十二人,重傷四十七人,輕傷六百。尚能戰者,四千三百五十八!毖敵三千有余,俘虜敵軍將士兩萬零三百六十三。其中校尉六十人,督尉,別將十一人。郎將一”長史趙子銘捧著清冊大聲讀道。粗略統計上來得數字本來沒有如此精確,但是為了羞辱元務本,他故意在把數字讀到個位。

  “偽郡守元務本投降,正等候將軍發落!”趙子銘將清冊上繳,用眼角的余光“瞄”了元務本一下,抱拳,肅立,然后轉身站到了一旁。

  “稟將軍,此戰繳獲旌旗二十面,鎧甲一百五十副,橫刀五百余把,菜刀六千,鐵叉六千,木棒一萬四千有余!”司倉參軍秦行師故意把木棒讀數拉長,讓在場每個人都能聽得清清楚楚。

  雄武營諸將大聲哄笑,元務本卻仿佛沒聽見他人的笑聲般,繼續鎮定自若地跟宇文士及探討軍務。須臾,李旭把軍中雜務处理完畢,宇文士及也結束了向元務本問計的舉动。幾個軍中核心人物略做協商,留下長史趙子銘和一千兵馬,負責照顧己方傷兵,并押送俘虜慢慢向黎阳行进。其他三千多將士跟隨李旭和宇文士及,由元務本帶路,徑直去取黎阳。

  那留守黎阳城的叛軍早就從潰卒口中得知已方兵馬全軍覆沒的消息,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待看到郡守元務本領著敵軍前來取城,竟提不起任何勇氣抵抗,乖乖地按照元務本的命令開城投降。

  李旭和宇文士及大喜,立刻派人接管城防,安頓士卒,封存府庫,整飭治安,從傍晚一直忙到半夜,才想起來打了這么大一場勝仗,還沒有派人向主帥報捷。二人趕紧商量說辭,統一意見,將白天的野戰和傍晚的取城情況一并寫了,分為兩份,一份命人飛馬稟報老將軍宇文述。一份用火漆封好,以八百里加急速度回報大隋皇帝陛下。

  待信使奉命離開,二人又想起此刻李安遠還帶著數百兵馬向汲縣佯动。趕紧又派了親兵出去,沿官道堵截李安遠,命他迅速向黎阳靠攏。接著,又派張秀領人去接應趙子銘,命他將降卒全部帶回黎阳,安置到城中軍營監管。待一切雜七雜八的事情忙活完了,天色不覺已經大亮。敵我情況不明,二人也不敢休息,隨便弄了點東西吃,就帶著親兵出門巡視城防。

  黎阳城位于永濟渠邊,是大隋朝糧草囤積和運轉重地,因此城墻修得十分高大。甕城、馬臉、敵樓、箭塔,一干城防建筑應有盡有。城墻上,備有大量的滾木、擂石,釘拍、長鉤等守城利器。正東和正北兩座高大的門樓里,還存貯著十幾張床子弩,只是年代已經久遠了,不知道是否堪用。

  城中人口不多,因而民居甚少。在方方正正的城池內,每隔三十余步,便是一座磚石壘就的糧倉。每座糧倉圓五丈,高兩丈余。數十座糧倉加起來,里邊的糧草足足有幾千萬石。正如元務本昨日所說,即便十萬大軍吃上五年,也未必能將這些存糧消耗得完。

  “這么多糧食!”宇文士及一邊看,一邊搖頭。當初決定輕兵奔襲黎阳,打得本是趁叛軍不備,將其糧倉一把火燒毀的主意??扇缃窨吹竭@么多糧食,又看到如此高大的城池,他心中未免舉棋不定。

  “是啊,這么多糧食!”李旭以嘆息聲相和。此刻他想的卻不是黎阳城如何高大,而是上谷郡沒人收割的麥子和黎阳周圍被焚毀的農田。三十萬倉卒回援的大軍把補給都拋棄在了路上,如果把黎阳的糧食留下來,大軍就不用再四下征收。來年周圍那些百姓的日子就多少好過一些。

  二人四目相對,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不舍之意。雖然彼此的出發點不同,卻難得地想到了一处。

  “此城修得甚為結實,如果昨天不是元務本領著我們进城,憑咱們那四千多弟兄,一時半會兒很難入得了城門!”宇文士及沖著李旭點點頭,微笑著說道。

  “那是自然,咱們倉卒而來,什么合手的家伙都沒有!即便造云梯,沒三五日光景,也造不出足夠數量!”李旭點頭回應,眼里充滿笑意。

  “咱們沒趁手的攻城器械,楊玄感也未必有。即便是韓世萼親自來了,我就不信他能徒手爬上城頭!”宇文士及指點遠处的山川河流,大聲說道。

  “宇文老將軍接到咱們的捷報,肯定會星夜來援。如果韓世萼敢在城下久留,你我就叫他來得去不得?!崩钚窬従徧痤^來,心中豪氣萬丈。

  二人相視大笑,決定坚守到底。李密也罷,韓世萼也好,名氣都是別人傳出來的。宇文家的三郎和李家的小子沒他們名氣大,閱歷多,但真正打起來,卻說不定鹿死誰手。

  既然決定了守城,二人當即就開始探討兵力部署。眼下雄武營還能參加戰斗的將士只有四千多人,將他們全部安排到城墻上去顯然是個愚蠢的想法。除了自己的袍澤外,二人還能用的就是城中的俘虜。眼下那些人都關押在軍營中等候处置,經受了昨天一場打擊后,每個人都恭順得如綿羊一般。趙子銘以一千兵馬押送兩萬多俘虜,中途居然沒有任何人試圖逃走。

  “將是兵之膽,把伙長以上的軍官換成咱們的人!有這些軍官在其中鎮著,他們想造反也造不起來!”宇文述拿了塊石頭,在地上畫出一串數字?!皟扇f人,需要兩千個伙長。加上隊正、旅率、校尉,咱們雄武營弟兄,倒有一大半人暫時要過過官癮!”

  “留下三個團骑兵待命,如果敵軍攻得太肆無忌憚,我還可以帶人出去沖殺一回!”李旭抓了根樹枝,蹲到了宇文士及旁邊。

  “三公子越來越像兵痞!”宇文氏的幾個家將皺了皺眉頭,心中暗罵?!岸际潜贿@野小子帶的,不知道這野小子有什么好处,居然讓三公子與他那么投緣!”

  腹誹歸腹誹,家將們還是盡職地散開,四下警戒,以免閑雜人靠近,打擾兩位大人商量軍務。宇文士及和李旭蹲在碩大的一座糧倉下,以地為案,揀石為筆,慢慢將城防部署勾勒出大致轮廓。

  “跟俘虜們說,如果他們能在守城戰中立下功勞,則和大隋府兵一樣記功、受賞!”李旭又檢視了一遍二人的商討結果,低聲補充道。

  “嗯,首惡是元務本。首惡既然伏誅,協從一概不問。待今天晚上問完了敵情,再請元先生吃頓酒,咱們就送他上路!”宇文士及丟下用完石塊,拍拍手,站起身來,臉上表情格外輕松。

  “利用降卒守城的計策,不是元務本獻給你的么?”李旭輕輕地放下手中樹枝,問話中帶著掩飾不住的驚訝。他本以為元務本又獻城,又獻計,念在他態度那么恭順的份上,至少宇文士及會考慮在皇帝面前給他求個情,免他一死。卻沒想到宇文士及根本沒把元務本的性命放在心上。

  “那當然是,你甭看他附逆投敵,卻也是心中裝著百姓好官。他說從賊的將士,都是他強行抓來的,心中沒什么是非善惡。建議我把他們重新整頓,和雄武營弟兄一道固守黎阳!”宇文士及嘆了口氣,回答。在他眼里,元務本能在戰敗后把黎阳城交出來,不失為一個磊落的名士。但在叛軍中名氣越大,行蹤也越難隱藏。

  “可,可他已經將功,將功贖罪了啊?”李旭的眼睛在不知不覺中又瞪了老大。他并不喜歡元務本,在他看來,此人行事從頭到腳透著古怪,把家中老少都送給別人當奴隸了,自己的頭也即將被砍下來,卻好像甘之如飴。但像宇文士及這樣一邊夸著人家,一邊想著如何割人家腦袋的舉止,卻也太出人意料。

  “咱們大隋,不會追究死人的罪責!”宇文士及拍拍李旭的肩膀,像安慰小弟弟一樣為他解釋,“我現在殺了他,皇上將來就不會滅他的族。他的家人既然已經成了我宇文家的奴隸,刑部自然也不會深究到底。如果咱們把他當作俘虜獻給皇上,將來恐怕不但他本人要被凌遲,家中妻兒、老小,還有兄弟、子侄,都逃不過一死!若遇上個酷吏審理此案,就是元先生那些旁支、表親,也要發配到塞上去戍邊,這一去,永遠都不可能回得來!”

  “啊!”李旭的嘴巴張得大大的,已經能塞下一整個鸡蛋。大隋朝關于叛亂的律條,他原來一點不懂。所以一直幻想著能在疆場上與授業恩師楊夫子相逢,然后偷偷地將恩師藏起來,待風聲小時再放走。如今他卻發現這種想法有多幼稚,幼稚得簡直令人發笑。

  “中原各地有規矩,非地方望族子侄不可為吏。元務本雖然只是個縣尉,可元家在地方上也算大戶。全家老少加起來少說也有上百口。咱們殺了他,其實是救了他全家!”宇文士及話如同驚雷,聲聲在李旭頭上炸響。

  俘虜們被整編結束后,元務本于眾新兵面前被斬首示眾。在鋼刀舉起的剎那,很多人都高高地掂起了腳尖,鴨子般伸長脖子,屏住呼吸,好像這樣他們就能更清楚地看見每一個細節。鋼刀落下,涌动的人頭又“轟”地一聲向后躲去,像極了一群受驚的蒼蠅。

  血喷泉般跳起老高,黎阳縣的劊子手上前一把,拎住落在塵埃中的人頭,高高地舉起來,四下炫耀。一刀奪命,他的技巧又提高了許多。一個多月前,同是在這個校場,他剛剛為楊玄感处死了不肯審時度勢的游元將軍。當時砍了兩刀,人頭落下后臟得一塌糊涂。

  “他死前沒吟詩!”有人遺憾地嘆道。

  “也沒眨眼睛,我看見了,一點沒眨!”有人信誓旦旦地保證,胸脯挺直,好像不這樣不足以證明他的勇氣。

  “將軍說殺了他,咱們就都算沒罪了,不知道說得算不算!”人群中,有看上去稍微老成的新卒忐忑不安地嘀咕。

  這句話代表了大多數人的心聲,大伙紛紛抬頭,用期盼的眼神向帥臺上看去??磁_上監刑的兩位將軍年齡都不大。一個面孔白皙,身材勻稱,看上去如玉樹臨風。另一個高高大大的,臉上有很多黑胡子茬,眼神冰冷,一看就不像個寬容的模樣。

  “應該算吧!”回答的聲音里帶著猜疑?!髦\处斬,協從不問’的話是那名白臉將軍親口說的,看服飾,他的官職好像比黑臉將軍大些。那名黑臉將軍從始致終沒說一句話,板著面孔,不知道在想什么。

  作為一軍主將,李旭不得不來監刑,雖然他更喜歡在戰場上面對面地殺死對手,而不是將敵人綁成一團砍殺。眼下的場景讓他覺得很熟悉,像極了在蘇啜部,獲勝的霫人拿奚族長老祭天的情景。如果有人再在旁邊問上一句,“元務本,你愿意用自己的血洗刷族人的罪孽么?”這場景就更像了。走了兩年多,旭子恍然覺得自己仿佛走了一個轮回。

  臺下那些看客,旭子總覺得他們長得非常像舅舅張寶生和父親李懋,一樣老而愁苦的臉,一樣被生活壓駝了的肩膀。所以,當元務本將他們當成沒頭腦的草木時,旭子會莫名其妙地發火。但今天,這些人的表現卻更像王麻子、杜疤瘌和張老三,瞪著一樣貪婪的雙眼,流著一樣的骯臟口水,看著一樣的熱鬧。

  想到張老三和王麻子,旭子就不由自主地又想起了孫九。王麻子當時拿了自己那么多玉器去贖孫九,最后卻還是讓九叔走上了殺官造反這條不歸路。他真的把那些玉器用到九叔身上了么?李旭現在有些懷疑。同時,他也深深地為孫九的命運擔憂。義軍的戰斗力,前幾天旭子已經在黎阳城的郊外領教過了。如果這兩年遭到官軍的圍剿,九叔結局絕對不會好過元務本。

  旭子知道自己能有今天的成就,與三位授業恩師的教導密不可分。楊夫子指點了自己兵法和學問,九叔指點了自己箭術和做人,隱居在蘇啜部的銅匠師父教得最多,最雜,可自己卻連他的名姓都沒問到。九叔做了流寇,并且很可能已經死在了官軍的刀下。楊夫子做了楊玄感的幕僚,自己現在正帶著兵馬,奪了他的軍糧,牢牢地卡死了他的生存機會。如果楊玄感戰敗了,夫子將被凌遲,楊師母還有幾個已經出嫁的師姐將被抓回來斬首。想讓夫子不死,只有楊玄感獲勝。但憑著連兵器都沒有的亂軍,他有獲勝的可能么?

  人群中出現幾絲骚动,打斷了旭子的沉思。他抬眼向下望去,看見明法參軍秦綱將元務本的人頭用拖盤盛起來,端到點將臺前請宇文士及和自己查驗。李旭木然地掃了一眼元務本的遺容,點了下頭,木然看著秦綱端著托盤走遠,走到校場門口的旗桿前,用繩子將人頭吊了上去。

  臺下的看客們一臉興奮,盯著人頭漸漸升高,一直升到桿頂。然后,有幾個穿著仆役服色,腰間缠著白葛的男人走近將臺,先拜謝了兩位將軍的恩德,接著用擔架抬走元務本的尸体。

  他們是元務本的家人,現在是宇文士及的奴仆。當他們在點將臺前站起身時,旭子試圖從他們臉上找到一絲仇恨。但他很快失望了,元家的人的臉上除了悲傷外,什么都沒有。

  李旭不明白元家人為什么這么恭順。按照他的見識,目睹家人橫死眼前,正常人至少會表現出些憤怒來。而元家的人卻仿佛接受了這種命運,或在很久之前就料到今天的結局,表現出來的冷靜簡直可以令人窒息。

  “只有這樣,他們才有機會保全自己的家族!”殺戮儀式結束后,博陵人崔潛私下跟李旭解釋?!俺蔀橛钗募业呐`,事后皇上就不會繼續追究造反的罪責。如果將來有人在宇文監軍身邊麾下立了功,還可以向家主請求恢復原來的姓氏!”

  博陵崔氏是當今的大姓之一,所以旭子相信崔潛的話是元家人表現的正解。元務本的家人,等于用一條命和一代人的屈辱,換取了整個家族延續下去的機會。但這值得么?李旭發現自己距離世家大姓越近時,越看不懂其中規則。一切為了家族,好像是這些世家的行事的第一準則。在這條準則的要求下,他們可以放棄一切,正義、信譽、友誼,甚至個人的尊嚴和生命。

  “像他們這樣的”崔潛的話顯然指的是元務本,“算不上精明。那些精明的人家,向來是兩頭下注,一頭買大,一頭買小,誰贏了都不吃虧!”

  “你是說楊玄感那邊?”李旭的心里突然像捕捉到了什么東西,他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腳步。

  還沒有敵軍前來奪城的消息,所以眼下黎阳城內氣氛相對比較輕松。不遠处,新卒們正由雄武營的老兵們帶著,列隊走回軍營。大多數人都興高采烈,仿佛剛剛經過一場轉世轮回般。秦師行、李安遠、趙子銘等人則站在一邊指指點點,以挑剔的目光評判哪支隊伍看上去精神頭更好,戰斗力會更強。更遠处,是負責掌控斥候的李孟嘗,他正在給一伙即將出發的斥候布置任務。大部分斥候是雄武營的老兵,也有一些新面孔,是李孟嘗親自從降卒中挑出來的,每個人看上去都很強健、很機靈。他們從今天起將由老兵們帶著,外出替大隋執行任務。李孟嘗答應他們,等平叛結束后,就提拔他們进雄武營,正式成為大隋府兵的一員。

  “當然,郎將大人以為韓世萼,庾柔這些人投敵的原因是完全由于兵敗后不敢回城么?樊子蓋膽子再大,也不敢輕易得罪那么多世家吧!”崔潛與李旭并肩而立,低聲提醒。

  四十多名貴胄子弟,樊子蓋如果敢把他們全部处斬了,等平叛結束后,他這個東都留守肯定會被幾大世家聯起手來銼骨揚灰。如果不完全是因為畏懼軍法处置,那些人為什么要爭先恐后地投敵?

  他們在買大??!旭子眼前一亮,終于明白了崔潛的暗示。四十多名世家子弟先后投敵,只是為了家族的利益。家族中,必須有人站在叛軍一邊,有人站在大隋這邊,這樣,無論朝廷和叛軍雙方誰獲取最終勝利,家族的榮耀都會隨勝利者的功績而輝煌。

  真的是這樣么?李旭不敢相信。對于一個家族來說,這也許是生存、綿延、壯大的最佳策略。但對于那些家族命運的背負者,則于做出選擇的一剎那,就知道自己有可能成為棄子。在戰爭的結束的時候,失敗者將無情地被家族拋棄掉。沒有資格进入祖墳,沒有資格享受后人的祭祀,也沒有人記得他們為家族付出的一切。

  “不信,你看投靠楊玄感的人,有幾個是家族中的長子?”崔潛見李旭的表情充滿疑惑,再次推出一條證據。

  來淵、庾柔、韓世萼、裴爽、鄭儼……眼前瞬間閃過許多名字,李旭霍然發現,其中幾乎沒有人是其家族的長子。他覺得自己的頭有些暈,脊柱有些發涼,有股寒氣從發根垂直而下,一直沖到腳底。

  受徐大眼的影響,建功立業,直到建立自己的家族,已經成為旭子人生的一個目標。而這樣的家族卻是如此冰冷,如此殘酷。想到這,旭子心里有有點發虛。他突然發現很茫然,幾乎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他發現自己真的很笨,既看不懂自己的父輩,也看不懂那些世家。

  他就像一根羽毛般在水中飄著,浮沉逐浪,沒有目標,也看不到彼岸。

上一章 回目錄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淘宝快3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