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幕 島田潔的來信

    飛龙想一先生:

    (前略。)

    聽說你安然無恙出院了,是吧?前些天收到了令堂的信。太平無事,這比什么都好。

    本想跑去祝賀病愈的,但俗事繁多,目前還不能如愿。姑且用書信問候,敬請原諒。

    想永葆青春,但到今年5月已經38歲了。認識你是我22歲的時候,所以將近16年了,用一種陳腐的說法,真是光阴似箭呀!

    至今尚無計劃結婚,也沒有找到固定工作,也許遲早會繼承寺廟的,但我父親還健旺著呢,真是不好辦。說這話會遭報應吧?

    我呀,依然是到处奔走,好管閑事,常招世人嫌棄。要說是任憑旺盛的好奇心,不大好聽,但總而言之,自幼就有的爱跟著起哄的本性真是難移呀。哎,自以為上了年紀多少能克制一些了,可是……

    今年4月由一件不值一提的小事又卷入了意想不到的事件。那是發生在丹后半島的叫Txx的村落邊上的“迷宫館”里的一起兇殺案【注】,媒体也好像炒作得比較厲害,所以說不定你已經從什么報道上知道了吧。

    說來不吉利,最近兩三年我所到之处都碰上這種事件??傆X得自己像是被死神缠住了似的……不,不對。我甚至半認真地想:被死神缠住的不是我,而是那個建筑家建起來的那些房子。

    去年秋天我去醫院探望你時,跟你說了吧?名叫中村青司的建筑家的事;他建起來的那些奇怪的建筑物的事;還有在那些館里發生的幾起案件……

    當時剛參與“水車館”事件后不久,所以我也好像相當興奮,也許不合時宜地說過了頭。一來住院期間連讀書都被禁止的你好像非常無聊;二來你說你知道那個藤沼一成和藤沼紀一的名字【注】,所以不由得關于中村青司這個人物及其“作品”,你好像也很有興趣吧,大概是同為藝術家,或是因為有什么東西被他吸引了吧。

    不過,你還會畫畫吧?

    請你忘了不愉快的事,畫出好作品來。從學生時代起我就喜歡你畫的畫。關于美術,我幾乎是門外漢,但我認為你的畫確實有某種獨特的魅力,例如好像與“水車館”中看到的藤沼一成畫家的幻想畫有共同之处的一種妖艷的魅力。

    連篇累犢地寫了這些無聊的事。我想遲早會有機會去你那里的。

    如有事請跟我聯系,用不著客氣,我會高興地參與商量的。

    再見。請代我向令堂問好!

    島田潔

    1987年6月30日——

    【注】請參照《迷宫館的诱惑》

    【注】《水車館幻影》中登場的幻想畫家及其兒子的名字。

上一章 回目錄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淘宝快3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