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過去

    (1985年9月28日)

    車內(下午1點30分)

    “天色不太對啊!”坐在副駕駛座上的森滋彥透過擋風玻璃抬頭看著天空。

    “不是說了臺風要來嗎?”手握方向盤的三田村則之回應道。

    “這樣看來,今天晚上是要下雨了?!?br />
    天空非常阴暗。由于走的是沿著山谷的林xx道,所以能看到的天空十分狹小,被烏云完全覆蓋住了,仿佛與道路兩旁的杉樹林的黑影融為了一体。

    看到三田村從方向盤上松開一只手,大大地打了一個哈欠,森滋彥說:“換我來開吧!昨晚的那個急診病人,讓你沒怎么睡覺吧?”

    “不用,我沒事!”三田村若無其事地說,“只剩一點點路了,過了2點就到了?!?br />
    從在神戶經營外科醫院的三田村家里出來,是今早6點的事情。在名古屋M大學擔任美術史教授的森滋彥,和往常一樣提前一天來到神戶,在三田村家里住了一夜。

    車內的音響里播放著現代爵士樂。這是三田村的爱好。森滋彥對這一類音樂并不喜歡,再加上路途遙遠,所以已經忍耐了很久了,但又不能作出厭惡的神色。因為如果說自己不了解最近的音樂,那不知道要受到對方怎樣的奚落呢。

    森滋彥今年46歲,從副教授晉升為正教授已經有十年了。

    三十五六歲就是教授,這應該說是已經非常早了。據說這里面除了他自己的能力和成績外,很大程度上要歸功于已故的森文雄名譽教授,也就是七年前去世的森滋彥的父親。

    “今年我還是想看看那幅畫啊?!鄙虖┓稣似谝慌缘暮诳蜓坨R說,“三田村君,你還沒看過吧?”

    說實在的,森滋彥并不喜歡這個叫三田村的外科醫生。

    皮膚白、高個、一副討女人喜歡的長相。他是一位優秀的外科醫生,同時興趣廣泛,能言善辯。而森滋彥是小個子、駝背,從兩三年前開始就聽力衰退,現在右耳上帶著助聽器——一種將微弱的音量增大的附在眼鏡掛耳上的裝置。他自認是一個“專業文盲”,說起爱好就只是下下国際象棋而已。僅從這個對比來看,就讓他產生了強烈的自卑感。正因為如此,對三田村這么年輕就能欣賞藤沼一成的畫的天賦,森滋彥感到非常反感。

    對森滋彥的問題,三田村用一只手摸著自己凹陷而瘦削的下巴,給予了肯定的回答。

    “夢幻的遺作——《幻影群像》。真是一個很有氣勢的題目啊!教授,好像您父親看過這幅畫?!?br />
    “好像是在一成大師的畫室里,看過剛畫完時的作品。那是在他去世的前一年,1970年的秋天。我只聽父親說那是一幅有一百號大的巨作,與他以往作品的主題不同,是一幅奇特的作品?!?br />
    “結果,這幅作品并沒有問世,在它完成不久,一成就病倒了。他去世后這幅畫被收在神戶藤沼家的某個地方——好像這也是一成自己的遺愿,而且就這樣被紀一帶到了現在的水車館里?!?br />
    “是的!我真想看一眼,哪怕一眼也好!不過看來不太可能啊!”

    “嗯!”三田村皺著眉頭說,“很難!紀一是那么頑固的一個人。如果我們強求的話,說不定連一年一次的‘開館’都會被取消?!?br />
    “真是個拿他沒辦法的家伙!”

    “我不想在背后說他的壞話,不過如果極端地講,他其實是個自我意識和劣等感交織在一起的怪物。嗯,要說沒辦法恐怕真的是沒辦法了?!?br />
    (自我意識和劣等感交織在一起的怪物……)

    森滋彥對于三田村激烈的言詞感到非常吃驚,但馬上點頭表示贊同。

    (確實,就是這樣的?。?br />
    對于12年前冬天發生的那場事故,森滋彥和三田村,以及今天同樣要去水車館拜訪的其他兩個人——大石源造和古川恒仁都很清楚。圣誕夜,在神戶的藤沼家舉行的宴會之后……

    開車送兩個朋友回家的藤沼紀一,在被連日的寒流凍結的路面上駕駛失誤,導致了與相反方向行駛的卡車正面相撞的事故。汽車嚴重損壞并起火,車上的朋友中有一人死亡,紀一自己的臉部和雙手、雙腳都受了重傷。

    當時真的傷得很重。這是從三田村的口中聽說的。

    重傷的紀一被送往的醫院就是三田村的父親擔任院長的外科醫院。當時,剛剛獲得醫師資格的三田村也參加了手術。

    據他說,當時紀一雙腳的骨頭被撞成了粉碎,甚至讓人不知道該從哪里入手好。雙手被燒爛,臉上因燒傷和裂痕,甚至都難以辨認,在整容醫學的范圍內已經無法恢復到本來的相貌了。后來,腳恢復到用拐杖可以勉強走路的程度,但對于手上的傷痕和被損壞的臉,基本上已經無計可施了,在余下的人生中,紀一只能無奈地以這種無法示人的面目活下去。

    于是,為了隱藏自己的真實容貌,紀一做了那個面具。

    (那個白色、毫無表情的面具……)

    只要一看到坐在轮椅上的虛弱的身体上的那張“臉”,馬上讓人產生渾身起鸡皮疙瘩的感覺?!?#26834;槌學堂の精校E書※那是一張用橡膠做成的面具,把頭整個包住,后面空出的間隙用繩子系好。據說是以事故前自己的樣子為模型做的,同樣的面具,紀一有幾十張之多。

    出院后,紀一完全從正在步入成功的事業中退出了,并且從與父親一成留下的資產合二為一的巨大財產中拿出一部分,在岡山縣北部的這個山谷中,建造了用于自己隱居的奇異的建筑。而且,開始不惜重金地將散落在全国各地的一成的作品買回來,在不到三年的時間內,把幾乎所有的作品都收集到了自己的手中。

    他們稱之為“藤沼收藏館”。

    因紀一收集而從世人眼前消失的這批作品,當然就成為對一成作品傾倒的爱好者們的垂涎之物了。然而本來就是為了避開人們的耳目才隱居的紀一當然不會輕易地將他們公開。

    現在,每年僅一次公開的機會,在一成的忌日9月28日,被允許前來拜訪和欣賞收藏品的就只有他們——森滋彥、三田村、大石、古川四個人。

    “不過,三田村君!”

    森滋彥偷偷觀察著開車的三田村的臉色說。除了面具的主人居住的水車館、收藏在里面的一成作品以及被藏在館中某处的“夢幻遺作”以外,最能讓人想起的當然就是同樣住在館內的那個美少女了。

    “到底,紀一對由里繪是怎么想的?”

    聽到這個,三田村不快地哼了一聲:“說實話,我總覺得那個……”

    “聽說他們三年前登記了?!?br />
    “我覺得這很過分。從孩子時起,她不是就一直被關在那里嗎?恐怕她都不太知道結婚是什么意思,就被單方面地給予了妻子的名義?!苯又锎逡?#21619;深長地說,“事故時,紀一的脊髓受到損傷,所以……”

    “啊!”森滋彥以一種復雜的心情點了點頭,“是這樣啊!”

    “嗯,這些用不著我們去操心多嘴了?,F在,只要他叫我們來欣賞他的收藏,我們就應該滿足了?!?br />
    三田村手握著方向盤,重重地聳了一下肩。森滋彥又輕輕地點了點頭,慌忙又扶正帶助聽器的眼鏡。

    飯廳——大門(下午1點50分)

    中午吃完便餐,水車館的主人和朋友一起留在了飯廳里。

    由里繪幾乎沒有动飯菜,只是稍微喝了點橙汁就回自己的塔屋去了。

    在喝下幾杯咖啡后,紀一給煙斗點上了火。正木慎吾從剛才開始,就一直都默默地把目光放在桌上打開的書上。

    “啊呀,又抽煙!”根岸文江從圓形大廳的東側——面向北回廊開的門外一进來,就大聲地說,“可能您覺得我羅嗦,但這是您自己的身体,所以請您稍微爱惜一點?!?br />
    紀一裝做沒聽見,繼續抽煙,于是文江更加大聲地問道:“飯后的药您吃了嗎?”

    “嗯!”

    “晚上也要再吃一次!好嗎,老爺?”

    “根岸,你要上去嗎?”看到女傭從臺階下的柜子里拿出吸塵器,正木問道。

    “嗯,去打掃。今天還練琴嗎?”

    “今天休息!”

    “對啊,客人馬上就要來了嘛!好了,我必須趕快去弄完它?!?br />
    “對了,那個,由里繪小姐剛才說,通往阳臺的門好像有點問題?!闭緦Π舌舌叵驑翘葑呷サ奈慕f。這時,從開著的窗戶外面傳來了汽車的聲音。過了一會兒,門鈴響了起來。

    “有人到了!”

    “嗯!”

    紀一把煙斗擱在煙斗架上,將手放到轮椅的車轮上。在墻邊伺候的管家倉本,以和他笨重的身体不相符合的敏捷动作,快步向走廊走去:“我們也出去迎接吧!”

    “我來推你?!?br />
    正木馬上站起來,轉到轮椅的后面。

    “文江!”紀一回頭向微胖的女傭說,“你去叫由里繪過來,好嗎?”

    “好!”文江拿起了吸塵器,“煙,請控制一點!”

    在文江吧嗒吧嗒上樓梯的聲音背后,面具的主人和他的朋友,跟在倉本后面從南側門來到了西回廊。

    長廊的右首邊是陳列在墻上的藤沼一成的幾幅作品,左首邊是紀一的起居室和書房。筆直地走過長廊,打開盡頭的一扇大門,便來到了門廳。

    倉本打開厚重的雙開大門時,來訪者正好踏入門廳。

    “謝謝,謝謝!”进來的男子用粗嗓門大聲地說著,向轮椅的主人鞠了一躬,“啊,您看上去很精神,這比什么都好!今天再次受到您的招待,真的非常感謝!”

    從開著的門內,可以看到橋的對面成U字形掉頭的黑色的包租汽車。

    “啊,我是最早來的嗎?到得有點太早了——不,正好是2點啊!啊,這位是?”客人疑惑地看著紀一身后站著的正木。

    “是我的一個老朋友!”

    “我叫正木慎吾,請多關照!因為有點事情,所以暫時在這里打擾!”

    “啊,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他一臉驚訝地仔細端詳著正木,“我叫大石源造,在東京經營美術品,和一成老師以前是朋友。是嗎,您是這里主人的朋友啊?我覺得好像什么時候在哪里見過似的?!?br />
    “不,我們應該沒見過面?!?br />
    “是嗎?”

    這是一個胖胖的紅臉男子。白色襯衫上系著一條鮮艷的花紋領帶,但看上去有點小了。脖子短,腹部突出,禿頂,殘留的一點頭發被油紧紧地豁在頭上。

    “我想其他人很快就要到了。我先帶您去房間吧,請!”倉本伸出右手說,“我來拿行李吧!”

    “啊,謝謝,謝謝!”

    在門口的墊子上把鞋上的污垢蹭去,他把茶色的波士頓式手提包交給管家,然后在自己油光發亮的臉上和小眼睛里貼上謅媚的笑容,轉身對紀一說:“主人,今年我想請您讓我看一看那件作品!”

    “哪件?”

    “啊,就是一成老師的那件遺作……”

    “大石先生!”面具的主人在轮椅上抱著雙臂,從白色橡膠的皮膚下盯著美術商,“我不是說過很多次不想給別人看那個嗎?”

    “啊,是——是說過!不過,當然我也不會勉強。嗯,只是我有點……”

    這時,從紀一和正木的身后,由里繪怯生生地走了进來。

    “啊,對不起,小姐——不,是夫人。對不起,今天打擾了!”大石偷偷地觀察著主人的臉色,进一步提高了粗獷的嗓門。由里繪紧閉著櫻花色的嘴唇,微微點了點頭。

    “啊!”正木慎吾看著開著的門那邊說,“好像下一個要來了?!?br />
    夹雜在流水和水車的聲音中,隱約可聞的引擎聲由遠而近:“是三田村君的寶馬車,”大石從門內探出半個身子看著外面說,“森教授大概也和他一起吧!”

    不一會兒,三田村則之和森滋彥就過了水溝上的橋。

    “好久不見啦,藤沼君?!贝┲?#40644;色襯衣身材高大的三田村,精神抖擻地走過來,伸手過來握手,“聽說您感冒了,怎么樣了?”

    “沒什么大不了的?!奔o一就像沒看到外科醫生伸過來的手一樣,說,“你父親還好嗎?”

    “托您的福!”三田村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放下了伸出去的手,“今年,醫院方面的事務已經完全交給我了。他還是那樣,到处去打打高爾夫球什么的。他還讓我跟您說,無聊的時候可以去他那里坐坐?!闭f著,三田村的眼睛捕獲了在紀一斜后方略隔一段距離站著的正木。

    “這是正木君!”紀一說。

    三田村略顯迷茫的樣子:“正木是……”

    “以前在醫院承蒙您的照顧!”正木說完,一直仿佛躲在三田村背后一樣默不作聲的森滋彥“啊”地叫了一聲。

    “是一成老師的弟子的那個正木嗎?”

    “啊,想起來了!”三田村點了點頭,端正的臉上浮現出奇怪的微笑,“那次事故時的……”

    聽到這里,大石源造“叭”的一聲用力地拍了一下手掌,恍然大悟似的毫無顧忌地大聲說:“我也是覺得在哪里聽過這個名字嘛!”

    “不過,正木君你怎么會到這里來?”

    就在三田村問的時候,外面阴暗的風景中突然劃出一道白色的裂痕,就在那一瞬間——喀喇……

    天空中仿佛山崩地裂般的咆哮起來。由里繪的嘴里爆出了一聲短促的悲鳴,聚在門廳中的人們也一起缩了一下身子。

    “突然來了一聲!”大石說著,吐了一口氣,好像離得很近!“

    “沒關系的,由里繪!”

    在兩手掩著耳朵的美少女的肩上,正木輕輕地拍了一下。

    對此,面具的主人悄悄地瞟了一眼,然后環顧三位客人說:“大家先去自己的房間。3點過后,我們在副館的大廳內一起喝下午茶吧!”

上一章 回目錄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淘宝快3技巧 云南时时彩3d走势图 赛车计划群免费交流群 快三江苏今天开奖结果 体彩票11选5开奖结果新疆 国内可靠的炒股配资公司有哪些 湖南快乐十分任三口诀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牛 幸运赛车号码走势 上海快3形式走势图 股票涨跌如何计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