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過去

    (1985年9月28日)

    大門(下午2點20分)

    “都是些我不太愿意過多交往的家伙!”

    三個人隨著倉本從通向南回廊的門內消失后,正木慎吾夸張地聳了一下瘦骨嶙峋的肩說:“他們心里好像都各懷鬼胎似的。為什么偏偏要選這些家伙?”

    “以前我不是解釋過一次了嗎?”面具的主人用沙啞的聲音說。

    他們都是紀一所收藏的藤沼一成作品的爱好者。不僅如此,而且從很早以前就開始和藤沼家有很深的淵源。

    美術商大石曾經幫著經手過一成的作品。森滋彥是曾高度評價一成作品的藝術性,并使之聞名于世的美術研究者的兒子。而三田村則是12年前那場事故時,紀一他們被送入的醫院的繼承人。因此,當他們前來接洽時,紀一就無法拒人于千里之外了。

    “要說想欣賞一成老師作品的爱好者,還有很多呢。難道你不打算也向他們公開嗎?”

    “不打算!”紀一干脆地搖了搖頭,“我這樣做只不過是一種贖罪而已!”

    “贖罪?什么意思?”

    “只是為了安慰一下自己的良心?!?br />
    作為兒子來說,自己將一成留下的作品獨占,這一點還是讓他有一些罪惡感。為了多少緩和一下內心的責難,紀一才向他們公開這些“獨占物”的。僅此而已,所以既沒有向其他人公開的必要,也沒有這種打算。

    “那件作品呢?剛才那個美術商提到的?!?br />
    “那又另當別論了?!奔o一條件反射似的把聲音沉了下來,“你見過吧?”

    “沒有。一成老師好像對那件作品并不滿意——不太愿意給人看,而且那件作品完成不久后他就病倒了?!?br />
    “是嗎?”面具的主人慢慢地環顧一下門廳?;璋档南笱?#33394;墻壁上裝飾著幾幅畫,“可能父親自己也不知道為什么會畫了那幅畫。他自己很疑惑,也很恐懼?!?br />
    在紀一看來,藤沼一成是真正的幻視者。毫不夸張地講,只有把自己親眼看到的景象原封不动地描繪出來,他的畫才能成立。所以,對于自己最后看到的景象——將其描繪出來的那幅畫,他才會感到疑惑和恐懼。

    “到底,那是什么樣的……”

    對于正木的問題,紀一坚決地搖了搖頭:“也許我以后會告訴你的,但現在我不想再多說什么了。我只想說……”

    “什么?”

    “我自己也害怕那幅畫,甚至可以說是厭惡,所以把它藏在一個誰都看不到的地方。我既不想給任何人看,也不想讓自己看?!?br />
    正木不想再进一步追究,連忙岔開話題:“還有一個人好像是個和尚吧?”

    “嗯,是藤沼家的菩提寺的副住持。今天從高松渡海過來?!?br />
    “副住持?這么說來是住持的兒子呀?”

    “是的。他的主持父親和我父親很有交情?!?br />
    “原來如此,他多大了?”

    “和你差不多,好像還是單身?!?br />
    “單身!”正木瞥了一眼左手無名指上閃著白光的貓眼戒指。

    “啊——觸及到你的傷心事了!”

    “不,沒什么!”

    紀一把視線從正木的臉上移開,偷偷地看了一眼由里繪。她瘦弱的身体靠在墻上,一直默默地低著頭。

    “古川君可能很快就來了。跑來跑去的也很麻煩,我就在這里等?!闭f著,紀一看著自己的朋友,問:“你呢?”

    正木看了一下戴在手腕上的手表:“我在房間里等吧,3點鐘喝茶的時候再見,不要紧吧?”

    “既然你這么說,當然不要紧?!?br />
    “那么——由里繪小姐呢?”

    “能和我一起嗎?”紀一問由里繪。

    看到由里繪輕輕地點了一下頭,正木說:“要是這樣的話,要不要我叫倉本或者根岸送點茶什么的過來?”

    “那倒不必!”

    “哦,是嗎?那我們呆會兒見?!?br />
    正木向著剛才三個人消失的走廊走去。紀一輕輕地嘆了口氣,將轮椅移向墻邊。

    “由里繪,別站著了,在那邊坐下吧!”

    “是?!?br />
    在昏暗的圓形房間——大門旁邊好似凸窗一般的角落里的沙發上坐下來后,由里繪仿佛在逃避盯著自己的面具似的,靜靜地看著裝飾在中院側墻上的花色玻璃。

    在五顏六色的玻璃外面,狂風吹得植物沙沙亂響。建在院子中央的水池的水面,仿佛波濤洶涌的大海一般涌著浪花。

    廚房——飯廳(下午2點45分)

    倉本莊司將三位客人帶到各自的房間后,從東回廊經東北角上的小廳回到了主館。

    深灰色的三件套配以藏青色的領帶,花白的頭發用發蠟固定,向后攏上去。雖說根據當時工作種類的不同,衣著也當然有所不同(比如,維護水車機械室時,也會穿工裝),但他自認為這身打扮最適合自己。

    主人藤沼紀一稱他為“管家”,他也非常喜歡這個名稱。

    因為他不僅對隱居在這深山中的主人的境遇和心情寄予充分的同情,而且代替殘疾的主人管理這座大宅院,也給他的心靈帶來了莫大的充實感。這種充實感有時甚至讓他覺得自己才是這座宅院真正的主人??傊畬τ谶@個自己忙碌了十年的地方,他非常滿意。然而,他絕不會把這種滿足感流露出來。管家應該是忠實、穩重、面無表情且機靈冷靜的“機器人”,這是他的信條。

    總之,他把一絲不茍、井井有條地管理這個家作為自己的職責。同時,對于主人做的和說的不能多嘴。必須和主人保持一定的距離……

    倉本进入廚房,開始檢查準備放在小推車上的杯子之類的東西。

    第四個客人古川恒仁還沒有到??赡苁桥_風的影響使得從四国過來的船晚了。不過,即使他再晚一點來,3點的茶會恐怕還得按時进行。

    倉本檢查一下水壺,發現里面的開水快沒了。

    (我都已經說過了。)

    倉本想起根岸文江的樣子,輕輕嘖了一聲。

    (還在打掃小姐的房間?)

    說起來,剛才正木慎吾說通向阳臺的門似乎有點問題……

    倉本一直都不喜歡文江這個女人。直爽且喜歡照顧人這也就隨她去了,但她不但話多,而且還有點遲鈍。和她已經在同一個屋檐下共事十年了,自己不知有多少次為她闖的禍做了善后事宜。

    3點差十分,現在開始燒水的話,到紀一剛才對三人說的3點過后,還有點時間。

    給電水壺補充了水后,倉本快步走到走廊上。在確認了手表上是2點52分后,便直接向飯廳走去。正好叫文江下來,不然就麻煩了。

    這時,嘩——響起來了急促的雨點聲。

    剎那間將水車館全部包圍的雨聲、紧接著亮起的閃電和轟鳴的雷聲,使倉本在一瞬間仿佛被丟入另一個世界一般頭暈目眩起來。

    (古川先生還沒到。必須準備好毛巾了。)

    倉本一邊想著一邊飛快地在灰暗的紅地毯上走過,进入了飯廳,來到樓梯的入口处,倉本突然把目光停在前面的電梯上。

    茶色的鐵門、裝在鐵門旁的呼叫按鈕和電梯位置指示燈。倉本并沒有清楚地意識到那是為什么,只是眼角瞥到指示燈當時在“2”的位置上輕輕地閃爍著。

    “文江!”倉本從樓梯下面喊道。

    “文江!”沒人回答。

    難道是聲音消失在雨聲之中沒有傳到樓上?

    倉本又上了兩三級樓梯,正要再喊女傭的名字,就在這時,從打在建筑物上的雨聲的間隙中,倉本仿佛聽到了一個尖銳的聲音,是從人的嗓子里發出的尖銳的聲音——慘叫!※棒槌學堂の精校E書※倉本條件反射似的向房間外側的窗戶望去。要說偶然也的確是偶然,但也可以認為這是某種超自然的力量所作用的結果——閃電如閃光燈般照亮了整個空間,正是因為這道光芒,使倉本親眼目睹了這一切。

    一個黑影自上而下從眼前穿過。

    如果不是閃電帶來的光芒,即使同樣地看著那扇窗,映入眼簾的恐怕也只是一瞬間的黑影而已,可這時他的眼睛出乎意料地仿佛高性能的相機一般,以靜止的形態捕獲了那影像。

    那時一張是倒轉過來的人臉——瞪大的眼睛、如魚鰓一般鼓起的臉頰、已經仿佛裂開一般的嘴……

    當慢一拍響起的雷聲充滿耳朵時,窗外已經什么都沒有了。

    “啊”地大叫了一聲,倉本飛快地從樓梯奔至窗前。

    (剛才是……)

    (是她嗎?)

    如果是的話——如果剛才看到的不是閃電制造的幻覺——那真是太可怕了。

    從窗戶伸出頭來,向外面看去。石壁建成的塔邊就是水車轉动的那條水溝。寬兩米多的水面上,無數的雨滴投身而入,打算去推动激流。在如黄昏般昏暗的天色下,可以看到一個被水流戲弄著的白色物体。

    沒錯,是根岸文江穿著圍裙的身体。不知是昏過去了,還是已經死了,她的身体仿佛已經失去了氣力,隨著湍急的水流上下沉浮。

    “不得了啦!”倉本拼命喊著,飛奔出通向大門的西回廊。

    “不得了啦!”發出這么大的聲音對他來說,是這十年來的第一次。

    大門(下午2點52分)

    雪亮的閃電裂空而起,怒吼的雷鳴滾滾而來,突然覆蓋了整個天空的烏云傾倒出如注一般的大雨。

    坐在門廳沙發內的由里繪,微微缩起了苗條的身軀。豆大的雨點仿佛要把彩色玻璃外的水池穿出無數個小孔來。

    正好在這個時候,大門外響起了汽車的聲音。夫婦間持續了一段時間的沉默被打破了。

    “好像到了?!奔o一自言自語地說著,推著轮椅向大門移去。由里繪趕忙站起身,來到紀一前面,手伸向制作精良的金色把手。

    打開門,雨聲陡然增大了一倍。恰好在這個時候,青白色的閃電在對面山的背后仿佛劃破長空般的奔入眼簾。在下個不停的雨中朦朧可見的石階上,在架在水溝上的橋對面,停著一輛黄色的出租車。從后座的車窗中可以看到古川恒仁的和尚頭。

    “由里繪,拿傘來!”紀一說著將轮椅移至門外的屋檐下。由里繪馬上拿著一把黑色的傘出來了。

    出租車的門開了。古川似乎已經決定要跑過來了。在由里繪打開傘之前,將咖啡色手提包抱在胸前的古川從車里飛奔出來,低頭穿過如瀑布一般的雨簾狂奔而來。

    “啊,慘了!”奔過橋上斜坡,就在這幾秒鐘內,古川已經完全湿透了,瑟瑟地顫抖著略顯消瘦的身体,“不好意思,一來就是這個樣子,真對不起!”說著,他仿佛真的道歉一般,向出來迎接的面具的主人和他的妻子低下了頭。

    “不,不,馬上就讓他們拿毛巾來……”紀一回答道,這時——雨聲、風聲、橋下的流水聲、濺起浪花奮力回轉的水車聲、駛離的出租車聲……夹雜在這些聲音之中,仿佛有一個尖銳的慘叫般的聲音,幾乎同時出現了爆裂般的閃電以及雷鳴。

    仿佛被雷擊中了一般,三個人站在那里面面相覷。

    “剛才,你們沒聽到什么嗎?”古川恒仁說。

    “聽到了?!奔o一環視著周圍,雨滴跳入屋檐下面,濺湿了他的衣服和面具,“由里繪,你呢?‘’由里繪臉色蒼白,微微地點了點頭:”我聽著好像是人的叫聲?!?br />
    正當古川毫無血色的臉上肌肉僵硬地說著的時候:“不得了啦!”從家里面傳來男人的叫聲。

    “什么?”紀一吃驚地轉過身去,由里繪慌忙跑了进去。

    “不得了啦!”又一聲傳來??傆X得這聲音的主人好像是倉本。

    (他這樣叫,究竟是……)

    紀一的直覺告訴他這不是一般的事情。

    (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不一會兒,倉本粗大的身体踉蹌著跌进門廳。

    “老,老爺!”管家平時連一根眉毛都不动的臉痙攣著喊道:“根岸她……”

    “怎么啦?”

    “她剛才從塔上掉下來……”

    “什么?”

    “掉在水溝里,就要被沖過來了?!闭f完,倉本向外飛奔出去,并且向紧挨著右首外壁的水車機械室的方向跑去。

    那是一半埋在地下的細長的箱型建筑。在正前方鐵門的旁邊,有一個筆直地伸向屋頂的鐵制梯子。倉本也顧不得梯子被雨水淋湿了,飛快地爬了上去。

    “小心點!”古川對著往梯子上爬的倉本喊著,也跑出了屋檐。他一直跑到橋上,靠在欄桿上探身向快速轉动著的水車望去。

    “啊!”古川驚叫道,“啊,啊!”

    只見一個白色的物体貼在巨大的黑色車轮上。

    轟隆、轟隆……

    重重的回轉聲將那白色物体和水霧一起卷起。手足已完全失去力氣的根岸文江的身体瞬間高高地跳了起來。

    “怎么回事……”在自言自語的紀一身邊,由里繪發出了一聲沙啞的慘叫,用雙手掩住眼睛。

    “文江!”古川和爬上機械室的倉本的叫聲被傾盆而下的雨聲所吞沒。

    跳起的文江的身体再次被黑色車轮卷入,淹沒在洶涌的水波中。不久,仿佛已完全脱力的文江的身体,又從冷漠地不停轉动著的三架水車中被吐了出來。已經破碎的白色圍裙的身影,在激流中浮沉隱現,潛入古川佇立的橋下后,被沖到下游去了。

    大門——塔屋(下午3點20分)

    聽到喧鬧聲,三田村、森滋彥、大石和正木四人都慌慌張張地跑到大門口來。雨越發大了起來,乘著橫向呼嘯的狂風,奮力地涌进屋檐的內側。

    紀一和由里繪也和跑到外面的兩人一樣,被吹进來的雨完全淋湿。對于跑過來的四個人,雨點也毫不留情地向他們的身体撲了過去。

    不久,在水流的遠方,文江的身影消失了。沒有一個人想過要追過去。即使追上去了也救不了她。大家都是這么判斷的。因為雨那么紧,水流那樣急。

    紀一呻吟般的嘆了口氣,催促大家进去。一關上門,風雨的狂躁聲立刻被隔斷了?;璋档拇髲d中響起了幾聲嘆息。

    “倉本!”屋子的主人向湿透了的三件套上不斷滴著水的管家命令道,“去報警!”在這樣的暴風雨中进行搜索,要發現文江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即使發現了,恐怕也已經遲了……

    “是!”倉本短促地應了一聲,向電話所在的飯廳方向跑去。

    “到底發生了什么事,藤沼君?”正木慎吾喘息著問道。

    “好像是文江從塔的阳臺上掉了下來?!奔o一語聲含糊地說。

    “真是不幸的事故啊!”詳細的情況并不清楚。她去打掃塔屋,然后不知道為什么——或許是被雷聲嚇得——從阳臺上跌落下來。

    “嗯,主人!”古川恒仁一手拿著淋湿了的手提包,對抚然思索的紀一說,“什么都沒能幫上,真對不起!”

    “沒辦法的,不是嗎?”

    確實沒辦法!在剛才的情況下,誰能救得了被水流吞沒的文江呢?

    “各位!”紀一對全体客人說,“大家先回各自的房間,以后的事情就交給警察吧!”

    由于毫無表情的面具,所以紀一看上去似乎十分冷靜,但沙啞的聲音卻不停地顫抖著。要是能看到面具下的真面目的話,那張丑陋且被燒爛的臉肯定更加扭曲變形了。

    “由里繪,你也湿透了,趕快去換衣服……”紀一向低著頭用手抚弄著被淋湿的長發的少妻看去,這才想到她要去換衣服的話就必須回塔屋去。

    “啊,對了!”紀一看著正木,“一起來嗎?去看看阳臺的情況?!?br />
    “好的!”四個客人各自向副館方向去了。紀一、正木和由里繪三人從西回廊向飯廳走去。

    “老爺!”和警察聯絡好了的倉本又以往日沉著的語調前來報告,“警察說馬上就來,而且會對下游进行搜查?!?br />
    “辛苦了!”

    “不過……”

    “什么?”

    “他們說只有A鎮上有一個派出所,所以等正式的搜查班到達這里,需要相當長的時間。因為從那個鎮過來有一個小時以上的路程,而且這么大的雨,道路狀況變得很差?!?br />
    “嗯!”紀一邊向電梯方向走去,一邊說,“你先去換衣服,再給大家送點熱的東西?!?br />
    “知道了!”

    來到塔屋,紀一馬上把目光投向通向阳臺的門。然后,對著從樓梯上來的正木和由里繪說:“剛才有沒有對文江說阳臺的門有點問題?”

    “說了,我是聽由里繪小姐說的?!?br />
    “由里繪?”

    “是的?!?br />
    在浴室的門前,由里繪站住說:“門響得厲害,聲音很難聽?!?br />
    那扇有問題的門半開著。呼嘯的風聲在塔周圍盤旋著。正木小跑著來到門前,抓住把手一动,門吱吱地發出尖厲的聲音。由里繪进入浴室去換衣服后,紀一把轮椅移到正木身邊。

    “外面的情況怎么樣?”

    “我去看看!”說著,正木步入大雨中。他踏著慎重的腳步在阳臺上走著,以免因撲面而來的狂風失去身体的平衡。當他伸手去抓阳臺周圍的金屬扶手時,“藤沼君,這個……”他喊道。

    “有什么異常嗎?”

    “嗯,這個扶手搖得厲害。固定部分的螺釘已經非常松了?!?br />
    閃電又一次照亮黑暗的山谷。面具的主人不由得紧閉雙目,“啊”地發出一聲驚嘆。在懷念消失在暴風雨中的山谷的靜寂的同時,他也在如亂麻一般的心中憑吊著那個相識十年的饒舌的女傭。

上一章 回目錄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淘宝快3技巧 秒速赛车开奖规律 股票分析软件手机版 山东十一选五定胆预测 快乐10分助手软件 002320海南博彩业 私募基金配资是什么 秒速快3计划一期计划 秒速赛车看号技巧 深圳风采最新开奖号码 十大理财app平台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