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插曲

    回想

    ……暴風雨的夜晚就要迎來黎明了。

    厚重連綿的云層緩緩地開始散開。東方被群山截取的天空微微地泛著白。盡管電閃雷鳴和狂風暴雨已經過去,但在山谷中呼嘯的狂風卻沒有絲毫減弱的意思。不斷轟然作響的樹林、水位暴涨的河流、黑黢黢聳立在水車館側面那不停翻轉的三個巨大車轮……

    六個人下到寬敞卻煞風景的地下室。

    搖曳著昏暗燈光的灰色墻壁,排列在前面窗下的洗衣機和大型干燥機,盛滿衣物的大筐,蜿蜒爬上天花板的管道群……

    來到地下室的深处,我將戴著白色手套的雙手紧紧地疊放在寬松的茶色長袍的腹部附近。由里繪雙手扶著轮椅,躲在我的身后。在她的兩側站著大石源造和三田村則之,感覺仿佛是從兩邊保護著她似的。

    森滋彥畏缩地稍稍隔著一段距離站在我們身后。在他旁邊,倉本直立不动地挺著身子,心里還在關心著剛才被打的頭部。

    “誰來?”我用嘶啞的聲音說,“誰來把那個蓋子給我打開?”因為紧張,含糊不清的聲音微微顫抖,面具下面汗水粘糊糊的。

    大石靜靜地走上前去,他走到位于房間最里面的墻邊的焚燒爐前,拾起扔在地板上的黑色細長的鐵棍。這是鐵制的火鉤子。突然——“啊……”仿佛被人掐住喉嚨般的聲音從他嘴里傳了出來,與此同時手中的火鉤子也掉落在地,他一屁股坐在了地板上。

    “怎么了,大石?”我問道。

    “這、這個……”紅臉的美術商坐在水泥地板上,用手指著火鉤子掉落的地方。由里繪發出了一聲短促的悲鳴。

    “由里繪?!蔽一?#36523;對少女說,“這不是你該看的東西,退下去?!?br />
    “由里繪小姐,您快退下吧!”三田村張開瘦削的雙肩催促道。

    她怯生生地點了點頭,不安地退到樓梯口附近。她甩了一下長及腰間的烏黑直發,她那苗條得快折斷了似的身体疲倦地坐了下來。森滋彥和倉本移到少女的前面,組成了一堵遮住少女視線的墻?!?#26834;槌學堂の精校E書※看到這兒,白皙的外科醫生大步向前走去,來到坐在地上的大石身旁,將視線投向地板。

    “三田村君,那是……”我問道。

    “正如您所看到的那樣,主人!”他用富有金屬光澤的平靜聲音回答道,“是……一手指吧!人的。不知道是中指還是無名指?”

    我轉动轮子,向那邊走去。一個酷似芋蟲尸骸的土色物体——在它那非自然中斷的根部紧紧地砧滿暗紅色的東西。

    “切口看來還比較新,恐怕切下來還不到兩個小時吧?”

    “不過,到底……”

    “等等!”三田村單膝跪地,湊近觀察掉在地上手指,“這上面——有戒指的痕跡!很深的戒指的痕跡?!?br />
    “啊……”我將手指插入白色面具上的孔中,使勁按在紧閉的眼瞼上,“是正木?!?br />
    “是啊,我也這么想?!比锎逭f著站起身來,他用右手的指尖捏住嵌在自己左手無名指上的金戒指擺弄著說,“可能是正木的貓眼戒指的痕跡?!?br />
    “這么說來,正木真的是被他殺了……”

    “這個么,現在倒還不能這樣斷言?!弊诘匕迳系拇笫K于站起身來,“藤沼先生,那么,這里面是……”

    我暖昧地搖了搖頭:“你幫我打開看看,好嗎?”

    “不,這、這……”大石嚇得臉上的贅肉不停地顫抖??吹剿@個樣子,三田村微微地聳了聳肩,撿起地上的火鉤子。

    “讓我來開吧?!闭f著,他站到了焚燒爐的前面。

    這是一個小型的焚燒爐,略有些臟的銀色主体坐在水泥預制塊做的底座上,從外科醫生眼睛的高度伸出相同顏色的煙囪,筆直地鉆入地下室的天花板,一直延伸到外面。

    現在——從那個鐵箱中可以聽到火焰低聲的呻吟。應該不會有人在黎明時來這里焚燒垃圾,可是……

    三田村手中握著的火鉤子伸向焚燒爐的門。咔嚓一聲,鉤子的尖端碰到了那塊灼熱的鐵板。彎成鉤狀的尖端一下子鉤住了門的把手。門向外打開了——紅色的火焰在里面燒得十分旺。

    “唔……”

    散發出來的臭味讓所有的人都捂住了鼻子。與此同時想吐的人恐怕也不止我一個。因為那是蛋白質燃燒的臭味。而且,恐怕所有人都會把發出這種異臭的源頭歸結到同樣的東西上。

    “正木……”我痛苦地呻吟道,“這是怎么回事?”

    三田村將火鉤子伸入火中。重疊在一起燃燒著的幾個黑塊在透明的火焰中倒了下來。他在這些黑塊中搜尋著。雖然看上去他始終是一副冷靜的樣子,但握著火鉤子的手卻在微微地顫抖。終于,他將燃燒著的一塊東西插在鉤子的尖端上,正要往外拉。突然——“啊!”

    他大叫一聲向后退了一步。原來是爐中有一個東西被拉出來的物体帶到了,意外地滾了出來。地下室凝重的空氣被幾聲驚叫聲劇烈地激荡起來。

    “啊!”

    三田村看著滾落在灰色地板上的圓形物体,駭然地低聲說道:“不得了了……”那是一顆被砍下的人頭。燒得焦黑,還呼呼地冒著白煙。毛發已被全部燒掉了,眼睛、鼻子、嘴也已燒爛了,完全失去了形狀。

    此外,在三田村手中握著的火鉤子尖端,一個燃燒著的物体插在上面被拉了出來。

    “這是一只手臂!”他自言自語地說,把它甩到手邊的空金屬桶內。

    確實,那是一只手臂。一只與先前滾落的頭顱一樣被燒得焦黑、已經扭曲變形了的人的手臂——好像是左臂。引人注目的是,左手少了一根手指。是從大拇指數過來第四指——左手的無名指。

    在焚燒爐中燃燒的原來是一具人的尸体,一具被肢解的人的尸体。

    就這樣如噩夢般的一夜結束了,與此同時暴風雨也逐漸遠去。在流走的云后面,太阳若無其事地露出了笑臉,仿佛什么都沒發生過似的。新的一天又開始了……

    然而死去的人不可能再活過來,而消失的人也只留下一道巨大的謎題,沒有再出現在我們的面前。

    殘留在疲勞和困惑中的我們一直在等待著應該接管這件事情的警察的到來。那一天,9月29日傍晚,終于趕到的專家們也對館內發生的奇異的兇殺案目瞪口呆,沒來得及休息,馬上聽取了情況匯報,并进行了現場取證、鑒別和附近的搜索。

    不久,在他們提出的搜查建議下,那天晚上的“事件”就被某種“解決”的形式掩埋起來。

    靜寂又一次回到了谷中。我只祈求這種靜寂能永遠持續下去。是的,我打心里祈求……

    關于1985年9月28日(周六)至29日(周日)在藤沼紀一家——水車館發生的殺人事件的正式意見(引自綜合、概括了當時警察發布的公告以及新聞、雜志上報道的島田潔的筆記):

    1,尸体意見

    9月29日黎明,在藤沼紀一家地下室中發現的尸体的解剖結果,使下列事實弄清楚了。

    1)尸体被肢解成頭部一部分、軀干一部分、手臂兩部分(但左手無名指缺損)、腿部兩部分發共計六部分,在焚燒爐內焚燒。

    2)由于尸体損傷嚴重,包括容貌在內的個人特征被損壞,但可推斷其性別為男性,年齡在35到45歲之間,体型為身高165cm左右的中等身材,偏瘦。因為由高溫引起的蛋白質變性,無法檢驗出血型。

    3)死因推測為被勒住脖子窒息而死。由于燃燒造成碳化嚴重,所以無法推測詳細的死亡時間。

    2.被害人的判定

    1)根據鑒定結果推斷的死者的体型、年齡和相關人員口述事件發生時的情況以及地下室發現的物證,斷定被害人是滯留在藤沼家的正木慎吾(38歲)。

    2)上述所謂用于同一性確認的物證,是指殘留在地下室的左手無名指。這與尸体左手的缺損一致,估計是兇手肢解、焚燒尸体時,不小心失落的。血型測定的結果,確定這個手指的血型與正木慎吾的血型一致(0型)。

    3)發現的無名指上有戒指的痕跡。這與正木慎吾在同一手指上戴有戒指這一事實一致。另外,從正木的房間和正木彈過的鋼琴鍵盤上采集的指紋也確定與這個手指的指紋一致。

    3.犯罪經過

    從各種情況可以推測事件的施害人是在同一館內的古川恒仁(37歲)。下面以出現的事實為依據,重新模擬犯罪的經過。

    1)古川恒仁是香川縣高松市某寺的副住持。和當天來訪的其他的三個客人一樣,是藤沼一成大師作品的熱心的爱好者。以前就一直因自己無力購買這些畫而顯得非常沮喪。而且,最近瞞著家里人試著进行股票投機但卻失敗了,在金錢方面陷入相當的困境。這一事實后來也得到證明。

    2)由于對一成的作品過于執著,他偷走了陳列在藤沼家回廊上的一幅畫。估計這并非有計劃的犯罪,而是突發性的、激情性的行為。事發的當晚,在回廊上他所顯示出的對于陳列作品的異常舉动為管家倉本莊司所見。這作為他心理狀態的證據,是重要的證詞。

    3)在估計人們睡著后,他偷偷走出房間,避開樓下大廳中的三田村則之和森滋彥的視線,來到回廊盜走了畫。之后企圖從后門向外面潛逃,但因暴風雨而受阻。

    4)正木慎吾在認出他的身影后,追了出去。于是古川便殺害了追來的正木。

    5)關于為什么要把殺死的正木的尸体肢解,可以這么來解釋。就是說,可能是想通過肢解、焚燒尸体,來消滅犯罪痕跡。他認為只要处理掉尸体,殺人的事實就不會被發現了。于是他想到了將尸体在地下室的焚燒爐內燒成灰。將尸体肢解是因為不能直接放入焚燒爐內。因此,如果沒有人發現煙囪的煙從而發現焚燒現場的話,估計他會計算尸体燒成灰所需的時間,然后返回地下室將其拿走,再处理掉。

    6)用于肢解的工具是從廚房以及儲物柜中拿來的切肉刀和劈柴刀。這些工具和尸体一起被燒掉了。另外,进行肢解的地方估計在屋外的某处,但可能是因為雨水洗掉了痕跡,無法確認在哪里。

    7)將肢解的尸体搬到地下室的時候,打暈了走廊里的倉本莊司,并將其捆綁住。

    8)切斷尸体的手指是為了拿走貓眼戒指。據說,這個戒指是正木平時一直戴在手上的東西,已經拔不下來了。在进行尸体的肢解時,古川順便拿走了這個昂貴的戒指。

    9)當古川發現焚燒現場被人發現后,便放棄了隱藏尸体的計劃,帶著偷來的畫逃走了。逃走線路不明。不過由于道路不通,逃入山里的可能性很大。

    4.補足

    根據以后的調查,又弄清楚了以下事實。

    1)被害人正木慎吾,是同年2月在東京都練馬區發生的搶劫殺人未遂事件中的重要犯罪嫌疑人。據報告說,懷疑正木為賭博所需的資金所困,向黑社會經營的融資機構借錢,苦于償還不起而最終走向了犯罪。當局一直在追查半年前消失的他,但因為缺乏決定性的證據,未能进行通緝。

    2)事情發生后不久,當局便開始對古川恒仁进行全国通緝。然而,直到現在仍去向不明。

上一章 回目錄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淘宝快3技巧 福建22选5开奖走势图浙江 体彩陕西十一选五开 江西十一选五任选三 甘肃今曰11选5中奖规则 辽宁十一选五手机平台 北京快三下期和值预测 新股发行一览表 短线股票推荐 江苏福彩快3 新疆时时彩今日开奖号码